虎狼心头肉,东西拆墙车。悟空谓何不可说,无忧宫前还是我。灵魂伴侣Stucky,墙头还比星辰多。万年冷cp爱好者,日常专注一人乐。热爱一切兄弟骨科,偶尔也吃点百合。

 

短打-法国大革命

历史笔记,理直气壮不打斜线。


1798年二月,弗朗西斯走在巴黎大街上,面黄肌瘦的家人们与偶尔路过的穿着华丽的军官和富豪形成鲜明的对比,四处都是叹息,大革命已经进行了7年,百姓脸上再不复当年的激情,只有深深的疲惫,甚至是对生存的担心和绝望。

 

怎么可能不疲惫呢?7年,国家政权换了四换,各路权力派别针锋相对,没完没了的吵架,政变,还有长达一年的恐怖统治。而且,每一次政权更迭都会引发一次大面积的断头台事件,即使是经历过无数鲜血洗练成长起来的弗朗西斯,都觉得这几年过得无比混乱。他很累,就像曾经围绕在他身边,高呼“法兰西万岁!”的那些最底层的家人们一样。

 

而他们,又怎么可能不绝望呢?7年,国内物价上涨如脱缰的野马,指券贬值到只有票面金额的0.35%,巴黎面包的配给量每天只有1/4磅,甚至无法果腹,1794年-1795年的严寒中,每天都有冻饿而死的人横尸街头。1796年的2月这样的状况也好不了多少,人们开始怀疑大革命,迷茫而不知所措,同时,弗朗西斯已经得到新的消息,又一次国际反法同盟已经在酝酿之中。

 

这个懦弱的督政府,真的能抵挡他们的进攻吗?

 

弗朗西斯长长叹了口气。

 

或许------呼唤一个强有力的政权,一个用强制力手段来终止法兰西政治、经济、军事的全面混乱的时候到了。

 


评论
Top

© 易碎的水晶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