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心头肉,东西拆墙车。悟空谓何不可说,无忧宫前还是我。灵魂伴侣Stucky,墙头还比星辰多。万年冷cp爱好者,日常专注一人乐。热爱一切兄弟骨科,偶尔也吃点百合。

 

【东西组】多瑙河畔

文风问题,我喜欢剧情中间加抒情= =没办法,自己写爽最重要----我都好久没写土豆文的灵感了。接前文《打pp》《环》,带着点四字母设定的主从关系,有私设,总属性是互攻,反正这章也没有车,就是抒情,疯狂得抒情。节奏确实很赶,但我爱抒情,抒情让我快乐。剧情?我的文没有那东西【苦笑】

 

 

某天,路德维希到维也纳联合国办事,遇到了罗德里赫。对方看着他的脖子,玛利亚采儿抽了抽,道:“路德维希,你太纵容那个大笨蛋先生了。”

 

路德维希扶额,脖子上的牙印太深了,哥哥那个不知轻重的家伙-----唉,他叹口气,却道:“没事,是我欠他的。”

 

“这么多年,你到底是折磨自己呢还是害怕什么呢?”罗德里赫无奈得道,虽然他不知道两人在家是怎么玩的,有多重口,但这么多年路德维希实在是过于宠哥哥了,却像是随时怕他消失一样。他时刻关注基尔伯特的一举一动,纵容兄长的各种任性要求,还让罗德里赫觉得奇特至极得,在心脏处纹了一只黑鹰上去-----虽然,那纹身平常不会显现出来,只有基尔伯特叫他的大名时才会出现。这当然不是路德维希告诉他的,是那个神经大条的弟控找故交炫耀时候说的。

 

“或许都有吧----我只是不想失去他,不想忘记他而已。”路德维希按了按自己的心口,曾经那个地方,有一道疼得足以把自己劈成两半的伤痕,现在即使缝合在一起,表皮的伤口已经愈合,但是更深处的东西呢?

 

明明是自己的错,明明----是自己的选择,剥夺了那个人的权利,失去了自主权的普鲁士,却要承担最沉重的罪孽,作为替罪羊承担了半个世纪的谩骂。

 

何况,不光西普鲁士,他还失去了东普鲁士,西里西亚,东勃兰登堡----曾经羽翼丰满的普鲁士失去了最强壮的羽翼,剥夺掉最坚实的外壳,最后连心也几乎被挖干净后,那个人依然只会对自己露出笑容,依然只会说,“对不起,west。”

 

从1989年11月9日那天,再次把那个人抱在怀里的那一天起,他就下了决心,只愿用这颗心填满那个人的心,自己是属于他的,普鲁士曾经是,现在依然是德意志的主人,那个人曾对自己奉上全部的生命与忠诚,那自己也没什么不能给他的,哪怕是自己的骄傲和永恒的灵魂。

 

因为他爱他,爱他的耀眼与强大,任性与寂寞,爱他不论发生任何事,都视自己为骄傲的那份纯粹,爱他的黑,也爱他的白,这就是最重要的一切。

 

而他,也是这样的爱着自己,只有在那个人面前,路德维希可以卸下身为国家掩饰自己必要的面具,自己可以任性、自私、有欲【喵喵喵喵】望有渴望,只有在他面前,自己活得那么轻松。

 

身为一个国家-----那些冰冷的利益,复杂的关系,没有国家能逃掉,但说来有趣,就像解放战争之后,每次普鲁士军方校阅大典的时候,军乐队都会演奏一番《我祈求爱的力量》这首圣歌赞美诗开幕而且沿用至今一样,如果可以,路德维希还是希望相信,只有爱,是不论人类还是国家,能拥有唯一自由的意志。

 

看着路德维希那痛苦又带着幸福的表情,罗德里赫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他打定主意不再为那两人的“家务事”操心了,反正自己早就和他们不是一个国家了,那两个别扭家伙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去吧。

 

“好吧,随便你们吧,反正你们都结婚28年了。”优雅的欧罗巴小少爷摇摇头,抱着资料走了。

 

路德维希目送他离开,摸摸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定了定神,继续跑着办事去了。

 

快一点,应该还来得及回家和哥哥一起吃晚饭吧。

 

 

还有,我讨厌国家名字加斜杠,10年了,不加,反对意见不予接受【理直气壮

石墨备份

我喜欢感情描写就是因为我想要那种彻底的完全的感情嘛-----反正现实就是得不到,所以-----


而且比起纯剧情----还是想看两人牵绊强的嘛-----总之,我爱抒情,抒情让我快乐。


评论
热度(16)
Top

© 易碎的水晶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