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心头肉,东西拆墙车。悟空谓何不可说,无忧宫前还是我。灵魂伴侣Stucky,墙头还比星辰多。万年冷cp爱好者,日常专注一人乐。热爱一切兄弟骨科,偶尔也吃点百合。

 

【虎狼】烙印

烙印

 

真实与虚幻之间宇宙的衍生短打,b【喵喵】ds【喵喵】m,调【喵喵喵】教师虎,普通人体质,纯虐向主从关系,Jimmy18岁,维克多21,假如维克多当年控制不住自己的欲【喵喵喵喵】望的话---咳咳,然后嘛,你们懂。

 

疼。

詹姆斯躺在床上,只觉得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背上的鞭伤,臀部的手印,肩膀上的牙痕,腰侧的淤青,大腿内侧的酸痛感,还有那几乎没有打麻药,刚刚刻在心脏处如火烧般的烙印,太疼了,疼得他几乎要落下泪来。

 

这是一个墙上包裹着软垫的房间,空旷的房间只放了一张床,詹姆斯的右脚被锁链铐在床上,全身上下一丝不挂,脖子上却挂着一个带锁的项圈,狗牌正面刻着他的昵称,而反面,是和他胸前纹身一样的简写:V.C.

 

忽然,门开了,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来到床边,看着詹姆斯,叹了口气,然后轻轻翻过他,开始给他背上上药,又翻回他来给他胸前刚纹的字母消毒,涂促进愈合的软膏。

 

最原始的契约,从来都是刻在奴隶身上的。男人缓缓在那两个字母上摸索着,边涂药边道:“你是属于我的,永远都是。”

 

上完药,男人把他抱在怀里,拍着他的背,柔声低语着,“Jimmy,我爱你---”

 

听到他的这句话,一滴泪终于从詹姆斯的眼角滑落,他看着眼前的男人,慢慢得道:“我恨你,维克多。”

文集合

石墨

图链


接下来的后续可能性:


1强行甜回来方法:

维克多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全身都是冷汗。他睁开眼睛,分辨了一下,这里---是他的家,他和Jimmy同居的小别墅。那么Jimmy呢?他慌忙得摸了摸旁边,然后把熟睡的詹姆斯揽入怀中,用力抱紧了他,摸着他脖子上的项链,慢慢平静了下来。

-----这样的梦,做了多少次了?

还好只是梦,他这样想。


2继续虐

。调教方法千千万,毁掉奴隶的人性,尊严并不困难,但是我不想要那样的狼,维克多一定也不想要。

把狼教成狗,有什么意义?

本来爱着的,不就是那个人的桀骜,那个人的自由,那个人冲动而温柔的眼神,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又保留着的善良的本性。

所以虚幻与真实之间最后才会是两人的互相妥协----虽然Jimmy被哥哥吃的死死的,但我也有努力加强他的性格啊-----


3放弟弟走

放走也无法挽回了----还是算了吧,要不,让你上回来?打回来?揍回来?杀了我,结束这一切,否则,我不会放手?

反正-----如果强上,就是虐-----太累了,不想细写-----

评论(2)
热度(9)
Top

© 易碎的水晶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