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心头肉,东西拆墙车。悟空谓何不可说,无忧宫前还是我。灵魂伴侣Stucky,墙头还比星辰多。万年冷cp爱好者,日常专注一人乐。热爱一切兄弟骨科,偶尔也吃点百合。

 

【虎狼】地狱之下

狼三宇宙短打,因为和虎大随便聊了一下地狱的事,然后躺在床上莫名其妙开了脑洞= =没办法,写吧。


罗根从没想到,再次见到维克多,会是这种情况。


微笑着握着劳拉的手闭上眼后,他来到冥界,虽然按他一生造的罪,无法去天堂,但冥王认为按他一生的功绩,也可以免去一切惩罚,好好在冥界做个执政官,发挥他的优势,收拾那些不服管教的恶灵们,甚至可以优待他让他的灵魂恢复活着时候的巅峰时态,于是现在,他的外表又变回了未曾苍老时百年不变的那副模样。


在冥界是没有时间观念的,可还是太快了----很快很快,他就听到消息,他哥哥,维克多克里德,也来地狱了。


虽然按照维克多这一生做过的那些事,他是理应下地狱的,但----这个地方,不一样。大锅火刑加滚铁锤,是自杀之人需要受到的惩罚。


罗根远远看着被特制魂铐铐着的兄长的灵魂-----他双眼无神,本该让任何灵魂疼得抽搐的刑罚,他只是一声不吭得承受着,不像自己,他在劳拉那里感受到了最纯粹的爱,所以他即使死了,依然活着。


但是维克多的状态----如果一个人的灵魂一直保持那副模样,维克多不定时在哪一个刑罚中,就会灰飞烟灭,彻底得消失。


等维克多受完罚被其他阴官拖下来,重新铐回墙上,罗根终于还是忍不住,走了过去。


“维克多----”


“Jimmy?”随着罗根的呼唤,维克多的眼睛慢慢得恢复了神采,他全然不顾身上厚重的锁链,伸出爪子就想向罗根扑去。


当然----他挣脱不了的。特制魂锁是灵魂的克星,远比爱德曼合金还坚固。


“你他妈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自杀?”罗根不解得道。他们兄弟自从上次他生日维克多来找他打架,已经大半年没见了,几十年来,维克多一直那么飞扬跋扈,坐拥在俄克拉荷马一手遮天的赌场,罗根觉得即使这个世界再无新变种人出生,他也会是一直活下去的那个人。


“我们永远不会毫无关系,Jimmy。即使是地狱,我也会追你来的。”维克多笑了,然后慢慢得,那笑容带上了罗根从未见过的绝望。“我才知道,没有酷刑,比得上活在没有你的世界。”




评论(3)
热度(14)
Top

© 易碎的水晶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