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心头肉,东西拆墙车。悟空谓何不可说,无忧宫前还是我。灵魂伴侣Stucky,墙头还比星辰多。万年冷cp爱好者,日常专注一人乐。热爱一切兄弟骨科,偶尔也吃点百合。

 

【虎狼】并存-番外短打-纯抒情

前文

文集合

 

维克多曾经以为,自己从不会为所做的选择后悔。

 

为了逼弟弟变回和自己一样的野兽而让他接受手术也好,让他恨自己也好,维克多从来都是那么一意孤行,不择手段。

 

这样的想法,直到他永远失去他为止。

 

站在那放着一个X的土堆前,他忽然明白,原来早已不信仰上帝的自己依然存在灵魂,即使这灵魂本就在多少年前他们分离时一分为二,并撕扯开一个永远不会愈合的伤口,随着时光的洗涤,只剩下绝望和空虚。这份孤独和痛苦从未消失,只会随着那唯一与自己血脉相连之人的逝去越发强烈,强烈到他看着脚下人流攒动的赌场,坐拥金山和特权,依然一遍一遍得想:

 

如果自己早点得到消息,来得再早一点----

 

如果自己强行把他留下,而不是任由他带着那个“最危险的大脑”在外面乱窜----

 

如果在核电站分别的时他没有离开他身边----

 

如果他没有逼他接受手术----

 

曾经,150年间,他太习惯了罗根在身边,他知道罗根喜欢的每一种烟酒的牌子,知道他喜欢自己烤的并不多么美味的牛排和马铃薯,以及他就像大多数加拿大人那样偶尔也喜欢在薄饼上涂枫糖浆。他知道罗根每一个小动作的意义,知道他晕机、心软等弱点,记得罗根几岁第一次梦遗,也记得被自己保护依赖着自己的小少爷是怎样从敏感的少年成长为一个强壮的战士。他们总是形影不离,战斗时配合得天衣无缝,那时,罗根的存在就像呼吸一样,他曾坚信没有人可以把他们分离,上帝不行,死神也不行。

 

但是他错了,而且错得离谱。

 

如果在非洲的时候,他跟他一起走----

 

如果他们没有参加越战,而是继续接点保镖、打手什么的活儿---总有办法,找到他们的平衡,毕竟罗根再怎么不想承认,他们依然是同类,心中有同样的野兽。罗根的脾气火爆容易冲动,哪怕不嗜杀,但他喜欢用简单粗暴的拳头解决问题,从不畏惧打架,在战场上面对敌人从不心慈手软。

 

如果自己能稍微妥协一点,那么,他们的命运,是不是会有所改变?

 

罗根是否可以依然那么信任他,陪伴他,与他并肩而战?

 

在忍受近乎撕裂身体的每一颗细胞穿越时空的痛苦时,维克多下定决心,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无论要他怎样妥协,他都绝对不会再离开弟弟的身边。

 

因为直到失去罗根,他才明白,原来自己对弟弟的感情早已超过了单纯的兄弟之情---亲情、友情、爱情,他把自己所有的感情都给予了那个人,一直毫不在意猎物、视杀戮为乐的他对银狐的杀心带着强烈的憎恨,是因为他想要那个人的眼里也只有自己一个人。

 

如果没有她的话-----他是不是就可以得到他?那个女人,本就是史崔克派出去的,如果自己不给她那个机会,他们或许永远不会相见。

 

何况,他早就看出来,他的Jimmy,任何时候都牵挂他、包容他、安抚他的人,即使他们有那么多矛盾,但毫无疑问,对Jimmy来说,自己也是这个世界上对他来说无可取代的重要存在。

---------------------------------------------------------------------------------------------------------------------------------

 

-----我爱抒情,抒情让我快乐。


评论
热度(10)
Top

© 易碎的水晶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