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心头肉,东西拆墙车。悟空谓何不可说,无忧宫前还是我。灵魂伴侣Stucky,墙头还比星辰多。万年冷cp爱好者,日常专注一人乐。热爱一切兄弟骨科,偶尔也吃点百合。

 

【虎狼虎】主宇宙17逆-本章狼虎车

文集合

未和谐版:

图链

渣浪头条

石墨

 @虎大 

好饿啊—-北极圈艰难啊——


半夜,罗根从梦中醒来,迷迷糊糊得起身去厕所。
夜晚的农场静谧而惬意,隐隐能听到虫鸣,在这种环境下,罗根还是放松了很多,以至于没有及时觉察跟在他身后的维克多,当罗根方便完打开厕所门看到一脸紧张的兄长,吓了一跳。
看着维克多看见自己后明显放松了下来的表情,罗根却瞬间清醒了:“维克多你干嘛?”
维克多无奈得笑笑:“Jimmy,别怕。我只是感觉你不在床上----然后就醒了而已。”
“你他妈的真是个疯子-----”罗根真的是拿他没辙,那半年因为罗根没法离开床还看着不明显,但最近他越来越发现维克多原来这么敏感。他睡觉很浅,从那半年起就经常睡着睡着就挂到罗根身上,死死扒住弟弟不放,就像怕自己下一秒就会消失一样。
----这个家伙,嘴上特别硬气,死皮赖脸得说着我缠死你了你永远离不开我,却时时刻刻担心自己跑掉。
“Jimmy,如果我是疯子,也是因为你。”维克多苦涩得一笑:“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就是觉得我们不一样,为什么你在乎我,又总想逃离我。”
一阵怒意从罗根心中喷出,他拽住维克多的背心,把对方抵在墙上:“你以为我们变成这样到底是谁的错?!是谁说要彼此守护又是谁发疯把自己兄弟艹到血流满地的?”
维克多看着他眼里的怒火,叹了口气,像是下了什么决心:“那,我让你捅回来?”
罗根愣了愣:“啥?”
“如果你也把我草到血流满地的话,我们就扯平了吧?”维克多说着,便已经一爪撕开自己被弟弟揪住的背心,然后毫不犹豫得拉下罗根的短裤,张嘴就含了上去。
-
------------------------------河蟹--------------------------------------------------------------------------------------------------因为七月中旬要开始上课,难得和虎大聊得稍微有点灵感,想上课之前再更一章----虽然这章感觉手感依然不好。同样是纠结,虎大那边的两人感情就要单纯得多----我这边,尤其是主宇宙,啊,麻烦死了。


不过这篇热度这么低还是出乎我所料-----

评论
热度(10)
Top

© 易碎的水晶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