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心头肉,东西拆墙车。悟空谓何不可说,无忧宫前还是我。灵魂伴侣Stucky,墙头还比星辰多。万年冷cp爱好者,日常专注一人乐。热爱一切兄弟骨科,偶尔也吃点百合。

 

【虎狼】单方面失忆梗短打

大概是-----虎大那篇《兄弟》相关短打?灵感是,我看了美索太太的量子幽灵文里面洗脑巴基的那个机器忽然想写。反正也没什么内容没什么营养,就是表达了我对洗脑机的深刻厌恶,以至于我懒得取名懒得到文集合归档。



维克多进入校长办公室后,只看了查尔斯-泽维尔一眼,视线就移到了旁边那个和自己长相相似的男人身上,他猛得吸了吸鼻子,道:“我认得你。”


而罗根,终于从刚才查尔斯给他看过的,维克多的记忆片段中回过了神,但维克多接下来的话,还是让他心里一凉:“你,是谁?”


他---真的忘记了啊。


悲哀比疼痛更强烈得席卷而来,罗根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还会因为维克多而有如此强烈的心痛感,简直把他的心也挖了一块。


即使只有几个片段,但他看到兄长被绑上洗脑机,惨叫着被洗脑,被冷冻被当做杀手利用,到史崔克死,足足15年。


刚才查尔斯对他道:因为过度的洗脑,精神控制药物的滥用,维克多的精神状态一塌糊涂,混乱而濒临崩溃,查尔斯迫不得已封锁了他心里这部分记忆,所以现在他不记得任何人任何事,至于罗根如何选择,查尔斯不会替他做出决定。


而罗根那一瞬间只觉得,他想把史崔克剁成肉酱。


他看着维克多戒备又疑惑的眼神,只挤出一个词:


“维克多---”


维克多的眉头皱了皱,心中仿佛一道闪电划过,好像想起了什么,又飞快消散,他的头又疼了起来。冷冻的后遗症不只是失忆,对他的身体也有极大的损害,同时,他变得更加暴躁、易怒,不安。


而罗根接下来的话,却一点点让他平静了下来。


“--我们是兄弟,不论曾经发生过什么,从今往后,我们将继续彼此扶持,并肩而战。”




评论
热度(7)
Top

© 易碎的水晶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