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心头肉,东西拆墙车。悟空谓何不可说,无忧宫前还是我。灵魂伴侣Stucky,墙头还比星辰多。万年冷cp爱好者,日常专注一人乐。热爱一切兄弟骨科,偶尔也吃点百合。

 

和虎狼不一样,我经常画不出来,尤其是对哥哥。

昨天看完了世界史窝窝1部分,晚上入睡的时候我甚至能感到他的呼吸他的体温摸到他横贯心脏的疤痕。

我亲吻着那疤痕,就像曾经立下的重誓,我是为他而生。

可是我却失去了把他表现出来的欲望。我拥有他,我的爱绵延不绝,在我不存在的时空中。

这种感觉很微妙啊。

想想那时候憋住劲儿看窝窝2的各种资料一开始是想写土豆文的。但是越看越觉得驾驭不了。

而现在,我的确不光是只看着那片土地了。

明了神性又如何,依然被这个世界这个身体所困。依然有无边的烦恼,担忧,有时候会疲乏到看毫无营养没有多少说服力只为发泄的东西。





评论
Top

© 易碎的水晶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