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心头肉,东西拆墙车。悟空谓何不可说,无忧宫前还是我。灵魂伴侣Stucky,墙头还比星辰多。万年冷cp爱好者,日常专注一人乐。热爱一切兄弟骨科,偶尔也吃点百合。

 

迷惑和犹豫这种东西—-就像毒药一样。本以为已经找到了方向,却还是会不断的担心,徘徊,怀疑。

如果和某只说,他也只会说是因为你下的决心和觉悟不够吧。

其他路,不是没有考虑过,但是—-要不是走不通,要不是提不起兴致。

即使,最近再翻开历史,已经确实没有当年那样的激情。虽然多少还是比其他好像好找工作的专业有兴趣,但是—-

最后我还是没再问,你真的就没有迷茫过动摇过怀疑过自己想要的吗。

就没有觉得无聊,那种觉得什么都不想深挖,觉得自己永远挖不完的绝望吗。

因为这样解决不了我的迷惑。

我不是你。


或许,我们本不过渐近线而已。

曾经读这些东西,我还确实有过如犹太祭司研究卡巴拉圣典或者佛教僧人沉入禅定,内心平静入海那样的感觉。

那种强烈的渴望,对真相,对未知,对这个世界的本质的追求。

但是最近怎么也不行,总是觉得,那些东西怎么如此陌生,怎么都记不住,英语背过的忘的那么快,看不懂文章,明明应该是深爱着的东西,为什么再次相见,却似陌生人。


这两天状态确实非常非常不好。

就像本该视若宝藏,格外珍惜的未来、生命和那些亲密关系,为什么又会觉得如此恐惧。





评论
热度(2)
Top

© 易碎的水晶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