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心头肉,东西拆墙车。悟空谓何不可说,无忧宫前还是我。灵魂伴侣Stucky,墙头还比星辰多。万年冷cp爱好者,日常专注一人乐。热爱一切兄弟骨科,偶尔也吃点百合。

 

【双豹组】断点续传

哨向宇宙,幼驯染,哨兵艾瑞克/向导特查拉,前后有差,跳跃性记叙片段集合一发完。有监【喵】禁有捆【喵】绑有(半)强迫性【喵喵喵喵】交,先甜后虐再he,因为个人能力有限还是用了大段的纯描写,如果ooc、bug或者有出戏感都是我的错----陛下和艾瑞克是最棒的。

未和谐版

图链

渣浪头条  浏览器或者渣浪客户端打开

石墨---大概会被吞吧  

未和谐版ao3 好像因为---是成人级需要登录OTZ


上述四个总有一个打得开吧------绝望-----

之前的涂鸦1   2

哨兵向导百科可以浏览一下

1

当特查拉第一次见到艾瑞克,那孩子还是个刚失去父亲,局促不安得抱着篮球又满脸好奇得打量这个华丽又现代王宫的幼兽,瘦瘦小小的,完全看不出长大后的样子。

 

国王交代给特查拉,要他好好照顾那孩子,特查拉当然也很开心:母亲生下他后一直未能怀孕,小王子每天一个人学习、练武,他很想要一个伙伴,也立志会做一个好哥哥,全心全意得疼自己的弟弟或者妹妹,陪伴对方长大,守护对方找到心爱的人。

 

这一年,特查拉14岁,不久前他已经觉醒,瓦坎达的王储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向导,他的精神力正在国内最优秀老师的指引下稳步提升,未来应该会找一个哨兵进行最终绑定,结为伴侣。

 

少年拉过10岁弟弟的小手,兴奋得对他说给我讲讲美国是怎么样的吧,这就是篮球么,有时间要教我打哦!并且唤出了还是小兽的精神体:全身如墨的小黑豹,给弟弟看。

 

艾瑞克惊讶得看着那本来一脸戒备,但在特查拉介绍后愉快得扑到自己身上舔自己的大猫:这个时代美国哨兵向导觉醒率相对不高,国家也还没建立完整的培养体系,虽然民间有这样那样的组织,但哨兵向导却因为力量强大总是被普通人类所恐惧,不像瓦坎达,从古至今,遵从着豹神的指引,将每一个拥有精神体----尤其是黑豹的人,视为神的恩赐。

 

“艾瑞克,欢迎来到瓦坎达。”少年温柔得在不安的男孩额头上留下一吻:“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2

艾瑞克的觉醒年龄是13岁,对哨兵来说偏早,当某天早上,特查拉奇怪得发现一向准时上课的弟弟没有出现时,跑到他的卧室去找他,才发现他抱着头蜷缩在床上捂着耳朵,身上的皮肤一片通红,特查拉马上反应过来他是被忽然变得过于敏锐的五感和各式各样的信息刺激到了,连忙伸出精神丝给他建立了精神屏障,降低了身体的感知度。

 

“头好疼----特查拉----”艾瑞克还不太清醒,看着近在咫尺的兄长,闻到他熟悉的味道,本能得拽过他的脖子,一口咬在了他的腺体上。

 

“唔。”特查拉一顿,瓦坎达早就发明了合成向导素,除了绑定后的哨兵向导,现在还用咬脖子方式吸收向导素的哨兵少了很多,因为这个姿势很麻烦,过于亲密,也很暧昧。但特查拉也没有推开弟弟,直到少年的眼神恢复清澈,有点不敢置信得放开兄长的脖子,道:“特查拉---我,也觉醒了?还是个哨兵?”

 

特查拉起身整理了整理被弟弟拽开的衣领,想了想,道:“瓦坎达王室的觉醒率一向很高,你觉醒也很正常,对了!尼贾达卡快叫出精神体来!看看是什么!”

 

艾瑞克用族内长老曾经教的方法,慢慢地,一只小兽出现在他怀里,感受到阳光的刺激,缓缓睁开了眼,发出“嗷呜呜”的声音。

 

“啊----好棒!也是小豹子!”特查拉开心得把小兽抱起来,轻轻得给它梳毛,连他的精神体也跑了出来,从特查拉怀里叼过小豹子,高兴得给它舔起了毛。

 

但是,艾瑞克却看上去不太开心:“不是黑豹呢,只是普通毛色的花豹。”黄色的小毛球虽然也很可爱,但可能是血统不纯的关系,他的精神体不是黑豹。

 

“没关系啦,啊它已经能站起来了!哈哈哈真有精神,居然想咬我的精神体!”刚出生的小奶豹很快有了精神,特查拉愉快得看着一大一小两只猫开始玩闹起来,却不知道艾瑞克舔着嘴唇,不时用眼角看着兄长的腺体,渴望的、逐渐变质的种子,慢慢得显现了出来,向无法控制的方向飞奔而去。

 

-------------------------------一大堆河蟹------------------------------

4

特查拉已经大学毕业回到瓦坎达有段时间了,却好久没有收到艾瑞克的消息了。

 

一旁的黑豹感受到特查拉的思念,舔了舔他的脸,他揉了揉自家黑豹的脑袋,叹了口气。

 

从什么时候起呢?从艾瑞克离开瓦坎达去麻省理工读大学开始?一开始,他还经常和特查拉联系,说等他一放假回去他们就试试最终绑定,结果那年,他说暑假有个重要的黑人运动必须参加,没有回来。再后来,他们一联系,艾瑞克就开始和他说美国的、全世界的黑人现在还处在多么受鄙视的环境中,白人警察无理由射击,毒品泛滥,社会、大学中的各种不平等现象,各种旁敲侧击得想说服兄长动用瓦坎达的力量支持他们,都被特查拉拒绝了,慢慢地,艾瑞克和他联系越来越少,再后来,特查拉知道他加入了海军陆战队,再然后是中情局旗下的特种部队,他被派往各种地方战斗,做那些见不得人的工作,虽然他既是哨兵又拥有那么强的精神体,生命安全应该不用太担心,但他们之间变得越来越没话说。他们总想说服对方,激进或者是保守得使用瓦坎达的力量,结果总是陷入僵局。

 

没有弟弟消息的时候,特查拉看着放在房间角落的、多少年前那个羞涩的少年带来瓦坎达的篮球,他想念他,祈祷他能平安,祈祷他能回到自己身边。可他也知道,或许他们两人的命运早已背道而驰,就像父亲和叔叔,一个坐守瓦坎达,一个心寄全世界的黑人同胞一样。

 

其实当年国王带回亲王的尸体,并向长老院解释,由于亲王拘捕射击,他不得已杀了弟弟。当然,他们没有对年幼的艾瑞克和特查拉说实话,而等艾瑞克长大,越想越觉得父亲的死有蹊跷。

 

当艾瑞克成年后,时隔多年再次踏上美国的土地,他来到奥克兰,看着曾经他住过的家,他在美国的大学学习,在战场上奋力拼杀的时候,握着父亲最重要的遗物:爷爷的戒指,想起父亲在生前留给他的东西:

 

那个男人曾经兴致勃勃得给他讲起瓦坎达的日出日落,给他讲授那里的语言文字,那里的神话传说,那个梦一样的国度,但也悲伤得对他说:艾瑞克,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有朝一日回到那里,可我大概回不去了。看过了太多伊甸园之外的苦难,我的心伴随你的出生一样,扎在了这片土地上。我无法再对那些东西视而不见,我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而你的未来,也只能靠自己去争取。

 

何况,艾瑞克是一个哨兵,天生的战士。他的力量、反射神经、五感敏锐程度都是常人的数倍,当他加入海军陆战队时,美军中已经有了专门的哨兵向导战略研究部,经过评估,刚入伍那年他的评级已经是B级,并且在激烈的战斗中稳固得提升到了A。A级哨兵向导已经是国家的战略力量,在任何战场都是无法忽视的存在。

 

军中会定期为向导们配发发情抑制剂,为哨兵们配发向导素,梳理精神建立屏障,越是强大的哨兵越是需要精神疏导和屏障,否则很容易被过载的信息压垮。虽然在吞下没什么味道的向导素时艾瑞克还是会控制不住得想起特查拉,想起那个温柔的青年如瓦坎达草香一般的信息素,想起他高潮时咬着嘴压制声音,想起他由于发情期而变得低热温暖的腺体。

 

但这思念越是浓烈,那份痛苦越浓:老国王和特查拉永远不会支持他选择的道,他们总是对他说瓦坎达没有权利干涉世界,而为了瓦坎达的安全,墙是需要的。

 

艾瑞克有一次,终于忍不住在电话里对兄长怒吼道:哈,没有权利干涉世界?那你们为何往世界各地安插线人,你们说需要墙,那我的存在呢?我到底是在墙的这边还是那边?

 

特查拉沉默了,他的尼贾达卡再也不是那个不安得会跟在自己身后的小男孩,总有一天,他要做出自己的选择,而这选择,必然会对瓦坎达带来大地震,可自己能怎么办呢?连他都劝说不了弟弟了,或许,他们兄弟有一天,会有一场生死之战。

 

5

特查拉能预计到尼贾达卡会在黑豹继任仪式这天回来,也能预计到他们不会彼此相让,但却预计不到,自己会输给他。他们小时候也经常比武,特查拉是相对少见的强向导,他的精神力足以和同等级的哨兵一战,而且他更年长,有经验,综合实力更强,获胜次数也更多。

 

但他们兄弟背道而驰了10年,比起生活在和平环境的特查拉,每天在死人堆和尔虞我诈中存活又是哨兵的艾瑞克的纯力量远远超过了他。比武仪式中不能使用精神体,没有黑豹的力量和战衣来弥补自己身为向导力量上的劣势,哪怕精神力量自己占优,特查拉还是有点落下风。偏偏这时候,艾瑞克看着他,大笑道:“特查拉,你知道吗,成年后我越想越觉得事有蹊跷,几经周折找到了曾经参与我爹尸检的老长老,我爹不是参与黑人运动被杀,他身上只有黑豹的爪印。”

 

“不可能!”

 

“不可能?那你再问问詹姆斯叔叔,当年是怎么回事!”艾瑞克说着,手里的动作不停,特查拉却心乱了,艾瑞克的力量也彻底爆发了出来,招招不留情,直到特查拉被矛捅穿内脏,他依然不敢置信,他的哨兵,他从小疼大的弟弟,居然会对他这么狠。

 

“住手!够了!”祖斯慌忙冲了过来,对特查拉道:“对不起,陛下,当年国王是因为亲王掏枪指着我,为了保护我而杀了自己的弟弟。”说着,他对艾瑞克道:“都是我的错,艾瑞克,杀了我吧,放过特查拉。”

 

艾瑞克道:“詹姆斯叔叔,比武是我赢了,对吧,现在我是瓦坎达的国王了。”祖斯点点头,艾瑞克笑着一剑捅到他要害部位,特查拉绝望得扑了上来,却被他一把拍晕。舒锐见状慌忙和母亲逃离了现场,艾瑞克戴上了象征国王的颈饰,然后,他扛起失血过多陷入昏迷的特查拉,示意所有人,跟他回王宫。

 

快10年了,他再次回到这个地方,终于不再是寄居人下的小孩,而是瓦坎达的国王。

 

6

艾瑞克很快召开了长老会议,武力最强的边境部落表示支持他的激进政策,将尽快准备联系各国的潜伏人员,支持各地的黑人运动,为他们提供武器。其他部落也表示配合,会议结束后,艾瑞克来到他的房间-------他从十岁起到离开这里时生活的地方,看着被捆在床上的兄长,笑了。

 

特查拉已经醒了,他的伤不轻,虽然艾瑞克取出了那矛,给他做了简单包扎,但他依然脸色苍白,最重要的是精神打击严重。一方面他对父亲的所作所为很痛苦,一方面是因为艾瑞克那一矛,虽不致命,却扎在了他心里。

 

艾瑞克扳过兄长的头,看着他的腺体,笑道:“特查拉,你都30了,居然还没绑定?”

 

特查拉沉默不语,向导最终绑定后腺体颜色会变深变红,而他的腺体,依然肤色如常。

 --------------------------------------河蟹河蟹----------------------

 

好吧------这些都只是国王陛下的挡箭牌,最重要的是,他是他认定的哨兵,他的潜意识无法接受在被监禁状态下的性爱,但他,一直,只想和他绑定。特查拉不是没试过和其他喜欢他的哨兵姑娘交往,但他内心深处依然在最重要的地方为艾瑞克留着位置,这么多年来,特查拉一直在等他回家。

 

现在他就在自己身边触手可及的地方,我们一向尊重他人选择的国王陛下打算任性一下,再也不会放他走。而且他有了主意,虽然不会像弟弟的方法那么激进,但瓦坎达,终于打算,用自己的真面目来面对世界,为了世界更加团结,而不是分裂;为了和平,而不是征服。

 

很快,他买下了弟弟曾经在奥克兰住过的楼和周围的2座建筑,在这个艾瑞克失去一切的地方建立了全世界第一个瓦坎达联络中心。特查拉随即召开了新闻发布会,签署了一系列科技经济贸易协议,当他忙完这些一堆东西回到瓦坎达,把伤愈的弟弟带到黑豹雕像的顶端,告诉他他的决定。艾瑞克没有置评,只是笑道:“瓦坎达的落日,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景色。”

 

特查拉看着他眼中回荡的霞光,看着他的眼中的仇恨和痛苦慢慢被平静和安宁取代,就像他们的青少年时代,做完当天的功课,兄弟俩会偷偷溜到这里,他们在瓦坎达的夕阳下接吻,他对他说豹神在上,我们兄弟永远不会分离。

 

“艾瑞克。”他唤起他的美国名字,继续道:“你曾经问我,你到底在墙的哪边,但其实,你本身就是桥。”

 

艾瑞克惊讶得扭头看着他,一个轻柔的吻顺势落在他的额头,艾瑞克身子一僵,不可置信得看着他。这么多年过去,原本瘦弱矮小的羞涩少年长成了高大结实的哨兵,但特查拉依然是那个温柔的小王子,即使在自己半强迫得粗暴上了他以后他依然能原谅他,依然爱着他。

 

他干脆利落得抓住特查拉的肩膀,印上他的唇,等两人吻得上气不接下气才分开,看着那双眼睛中倒映的自己,特查拉笑道:“你爽约了10年,不过下次发情期,我们试试绑定吧。”

 

 

-----------------------------------------------------------废话分割线-------------------------------------------

 

啊----拖了这么久终于----写出来了。名字和著名的哨兵向导文《断点续传》一样,反正表达的是一样的意思就这样吧。

 

因为懒癌而且剧情和人物驾驭力有限所以其实没写很多其他人的事而且哨兵向导的东西也描写的不太多,算了----就这样吧。努力学习去----

 

那些每天都特别有时间产粮也有激情的太太好了不起啊,我这种经常难产星人----望天。

 

个人偏好所有竹马成双幼驯染模式的兄弟,尤其是双豹,经常忍不住想如果老国王把小花豹带回瓦坎达,特查拉一定会好好疼他,爱他的吧。他们兄弟也不会最后走得那么无法挽回,艾瑞克也有理由活下来-----反正就像abo一样,哨兵向导也是为了加强两人牵绊的嘛。

 -------------------------------大概有河蟹---------------------------------

 

电影宇宙,我还是很尊重艾瑞克的选择的。只愿他可以感到自由,只愿他在死前,再没有仇恨,痛苦,只有对故乡的眷恋,对这个世界平等尊重的向往。

 

另:电影设定是艾瑞克先去了哪个海军什么学校后在麻省理工读的硕士,不过为了我文的剧情需要,让他先去读大学后参军了。其实也差不多----反正最后他都跑去打仗啊杀戮啊参加中情局做那些脏活去了。

 

再另: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两人精神体叫什么名字比较好---有小伙伴有灵感吗?

 

 


评论(10)
热度(62)
Top

© 易碎的水晶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