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心头肉,东西拆墙车。悟空谓何不可说,无忧宫前还是我。灵魂伴侣Stucky,墙头还比星辰多。万年冷cp爱好者,日常专注一人乐。热爱一切兄弟骨科,偶尔也吃点百合。

 

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抵御空虚的------


努力是需要的,不努力更空虚,但是努力过后,那种感觉依然不会消失。


就好像是,知道这个根本的存在,这个不是我的东西,那个高于一切的存在,可以创造世界创造万物的神性的存在的,即使知道每一个呼吸都是奇迹,但依然在每个呼吸的间隙,会为未来担心,会为选择动摇,如“五百年“前的质问:


”我在那大石上看日落月升,看漫天银辉讲大海绚烂成繁星万点,与银河连成一片。明月下,快活的身影在山间跳跃,自在的呼啸满山呼唤。


可这样的场景真的存在吗?我不是曾在每个夜晚恐惧,害怕自己消逝在黑暗中,看不到明天的日出?


因为你在你自己里,你牵挂着你的身体,执着于未来的生存,所以你感受不到本来的快乐,现在你超然了,你只关注你存在的这一刻,所以你看见生命的美丽。


我在你心中,你本不关注的深处,你爱着这生命,为什么你又恐惧它?


生命是苦役,是忧愁,快乐永远是短暂,一瞬间的快乐后你是跟长久的苦闷,因为你目睹花儿只开放一次,你永远无法让美好停驻。


花儿可以开放很多次,你为什么不抬头看看整座山林?它永远是青翠的。


那是神的眼光,一只蝼蚁不知道年有春秋,石上苔衣不知道日有昼夜。我的脚程走不完整座山林,我如此留恋又如此悲伤。”


这是悟空传里面我相当喜欢的一段。


我的灵魂躺在无穷意识海中须弥山的菩提树下,我看着眼前的混沌,知道空中生有,有是空,也不是空。我若不生,今亦不灭。


我的身体依然在这个身体里,颈椎病肩周炎腰酸腿疼脚腕疼,让我如何不担心未来,呵----还有日益消瘦的银行卡。


我渴望看到更大的世界,哪怕知道在时间的大钟上,只有现在,没有过去未来。


我想心里能容得下一个足够细致具象化的世界,却也知道他们永远不属于我。


当空虚袭来,无法动笔,不想产粮不想画画不想写文甚至不想看车。打破我的生物钟,放肆又任何事都不想做。


我知道今天我依然会因为哪哪不舒服入睡困难,明天依然会准时爬起来学习10个小时英语,继续我的备考计划。


我知道我无法抵抗这空虚-----但是说实话,还是比刷微博能稍微缓解得多了。


如此懦弱、渺小。又如此固执。


我不知道未来会如何,只知道预料的永远不会发生。





评论
热度(1)
Top

© 易碎的水晶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