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心头肉,东西拆墙车。悟空谓何不可说,无忧宫前还是我。灵魂伴侣Stucky,墙头还比星辰多。万年冷cp爱好者,日常专注一人乐。热爱一切兄弟骨科,偶尔也吃点百合。

 

【虎狼虎】隔世情缘番外之三:聚会

总之看的我很爽就是了这篇

虎大:

这是我写过的最糟心的文,没有之一。
一开始只是为了满足 @yisuideshuijingping 以我之名冠你之姓的梗。但写的时候发现出场的人物太多驾驭不住,人物各种崩。然后写到一半的时候我刚好入手了逆转裁判,于是带上了一点推理风。接着写到厕所冲突的时候,开始卡文。抒情的那一段我简直要崩溃了,怎么写都觉得不对,写了删,删了写,重复了五六遍,卡文卡了三天。
为什么我看瓶子写文抒情写的很顺手啊?果然是因为我没谈过恋爱么?


    聚会
    切尔西瑞福酒店是X市非常著名的一家酒店。在这里,无论是价格普通的家常菜还是鹅肝露松做成的奢华菜品你都可以找得到。客源宽广,这是切尔西瑞福酒店在X市屹立二十年不倒的原因之一。
    在切尔西瑞福酒店二楼的一间包厢里,三个男人在彼此喝酒聊天。
    “昨天罗根打电话说他要结婚了,今天晚上要一起吃饭介绍另一半给我们认识一下,我还以为他在开玩笑。”一个略带轻佻的男声在饭店的包厢里响起。“弗雷德老大知道他的女朋友是谁么?”
    说话的人有一对与他的声音相称的桃花眼,眉眼间的风流之色很容易让人觉得他是一个留恋情场的浪子,而非在战场上冲杀的军人。但若提起毒蛇艾尔的名号,在部队可是有着不小的名气。
    “上次和他喝酒的时候,他无意中提了一下。”弗雷德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不过我倒是没见到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
    “罗根从部队退役才七个月吧,这就不声不响的结婚了,这也太快了。”
    接话的人有一幅粗犷的面孔,肤色微黑,一道伤疤从额间起始,从眼角险险擦过,却没破坏他的脸型,反而平添了几分英武。
    “是戈登你反应太慢了!明明是我们这批中最早退役的,但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简直丢我们8384部队的脸。”艾尔一脸鄙视的说道。
    “我只是觉得一个人生活也没什么不好。”戈登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真好奇到底是什么女人能让他看上眼。”艾尔啧了一声,重新把话题转到罗根身上。
    弗雷德没有插话,脑海里不由的想起公司女性间盛传的八卦。
    他摇了摇头,自己真是想多了!身份地位如此悬殊的两个人怎么可能在短短数个月就在一起了!这又不是童话故事灰姑娘。
    他喝了口酒,刚要说些什么。门却“吱”的一声开了。罗根穿着一身灰色的夹克,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 。
    “你们到的都挺早的。”
    “是你迟到了,罚酒罚酒。”艾尔递给罗根一瓶啤酒。
    罗根也不推脱,他干脆的接过酒瓶,一口喝干。豪迈的样子引得艾尔吹起尖锐的口哨。
    “你真的结婚了!”戈登注意道罗根左手中指上的戒指。
    “当然。”罗根放下酒瓶,脸上带着炫耀的神色晃了晃手上的戒指。
    “这才几个月,手脚够快的。”戈登笑了笑,举杯祝贺。“祝你幸福。”
    “谢了。”罗根又拿起一瓶啤酒,给自己倒满,碰了碰戈登的酒杯,一口喝干。
    一口气喝了这么多的酒,即使是罗根也不免有些缓不过劲来。他拉开椅子坐下,对弗雷德打了个招呼。
    “罗根。”从罗根进来就一直没开口的弗雷德开口道。“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戒指。”
    罗根疑惑的眨眨眼,还是把手递了过去。
    弗雷德接着包厢里橘黄色的灯光仔细的看了看那枚小小的银白色戒指,叹了口气。
    “你找了一个很了不起的伴侣啊。”弗雷德闭上眼捏了捏太阳穴。他苦笑道:“我原来只以为那个传闻只是玩笑,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什么传闻?”艾尔疑惑的问道。
    “大概在半个月前,剑齿虎公司内部传出一个八卦。”弗雷德看罗根没有隐瞒的意思,开口解释道。“剑齿虎公司的总裁维克托和他的保镖罗根是一对。”
    “喂喂,真的假的!”沉稳如戈登此刻也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是真的。”罗根好奇的对弗雷德问道:“不过你是怎么确认的?”
    “那枚戒指是他送你的吧。”弗雷德缓缓说道。“戒名密语。正面刻着栀子花的刻纹,象征着一生的守候。背面则用法语铭刻着一句话:永记吾心。这是首批发售只有五十对,价值一万美元的绝品戒指。”
    这下连罗根也惊讶起来,他可没想到维克托随随便便送出的戒指有这么大来头。“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弗雷德苦笑。“这本来就是剑齿虎公司预计下个月一号发售的产品。作为宣传部的组员,我早就在视频和照片里看过无数次了。不过实物倒是第一次见就是了。”
    “然后呢?”这是还没反应过来的戈登。
    弗雷德耐心的解释道:“一万美元的戒指随随便便就送人了,这说明他很有钱。另外,能将还没发售的产品送人,那他一定是剑齿虎公司的高层,哪怕是副总裁也没有这种权利。”
    “有钱,同时又是剑齿虎公司的高层,再结合公司的传闻。剩下的不用我说了吧。”
    整个包厢寂静无声,所有人都愣在原地。这时,房门又开了。
    维克托站在门口,看到满屋子的人集体投来好奇探索的眼神。
    虽然弗雷德已经给大家普及了这位的身份,但当本人出现在众人面前时,众人还是觉得这个世界太不真实了。
    “这是维克托。”罗根开口缓解了空气中的尴尬。
    “你们好。”维克托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总裁。”弗雷德站起身回应。但从称呼来看,他心里也是慌的不行。
    “这是私人聚会,不用叫我总裁,叫我维克托就好。”他看了罗根一眼。“维克托豪雷特。”
    所有人倒抽一口凉气。罗根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喂喂,你瞎改什么名字?要改也要经过我的同意。”
    “你不是已经同意了么?”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你第一次来我家吃晚饭的时候。你说你只娶不嫁。要在一起的话我得改姓豪雷特。”
    “我当时以为你在开玩笑啊喂。”
    众人(单身狗)呆呆看着这对伴侣(冤家)闹腾(秀恩爱)起来。
    由于维克托的身份,酒宴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沉默寡言的戈登自不必说,连艾尔也不这么说话,只有弗雷德偶尔还插上几句话。
    对于商人来说,酒场如战场。对于酒宴这种场合,维克托自是经验丰富,几句话便带起气氛。
    几个人看到这个所谓的总裁并没有什么架子,心里松了一口气。再加上维克托和罗根相似的豪爽性格,不一会场上的气氛再度热烈起来。
    然而弗雷德却沉默了。他看着场上热烈的气氛,眼神却在维克托和罗根之间游移,脸上带着些许担忧的神色。
    聊了一会,喝了几杯之后,维克托借口上厕所出了包厢。他进了厕所,点了一支烟。
    身后的门啪的一声打开了,维克托转身,毫不意外的看到弗雷德站在他面前。
    “你盯着我看了一晚上了,有事?”维克托扬了扬眉。
    “你与罗根是什么关系?”弗雷德皱眉。“你是真的喜欢他还是只是玩玩而已?”
    “我似乎没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吧!”维克托露出挑衅的笑容。
    维克托满不在乎的神色让弗雷德皱起眉头:“我从孤儿院开始就和罗根是朋友,也算得上是他的半个哥哥。对于弟弟的终身大事,我问两句应该不过分吧。”
    气氛在这一刻变了,如果是之前的气氛只是紧张,那现在弗雷德能明显感觉到空气中的杀意。
    “哥哥?谁允许你这样自称的?”
    维克托语气微扬,带着无法忽视的恶意。
    “其实我真的很讨厌你。”
    维克托目光在弗雷德的脸上一寸寸扫过,一股寒意随着他的目光在弗雷德的皮肤上掠过。
    “平常在家的时候,罗根总是提起你。说起你在孤儿院和部队对他各种照顾。”
    弥漫在空气中的杀气让弗雷德的额角渗出汗水,胃部一阵阵翻涌着。如果不是自己上过战场,他毫不怀疑自己会吐出来。
    “只不过是先认识他几年,竟然让吉米这么挂念,真是让人不爽。”
    维克托一步步走了过来。他走的很慢,但弗雷德却觉得向他逼近的不是人类,而是一只野兽。他几乎用尽里全部的自制力才忍住后退的冲动。
    “我这个人占有欲很重,所以你最好离他远一点,否则我可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
    当维克托站到他面前时,弗雷德几乎以为维克托会扑上来咬断他的喉咙。然而维克托只是漠然的从他身边擦身而过,一只手搭在门把手上。
    “还有,今天的事就不要告诉罗根了。毕竟他闹脾气的话我也很难办。”
    放在把手上的大手用力压下,白色的木板门被推开一道缝隙。
    这时,门啪得一下被打开了,但却不是维克托开的。
    门外站的人一脸不爽的表情:“既然知道难办就别背着我做这种事。”
    “呃。”空气中杀意冰消雪融般消散开,维克托赶忙褪下漠然的神色,换上一幅略带讨好的表情。
    “吉米,那个,你听我解释。”维克托试图挽救一下。
    “不用说了。”罗根抬了抬下巴示意维克托离开。“回去再跟你算账。”
    维克托犹豫了一下,还是先行离开,把弗雷德和罗根留在厕所。
    “真是了不得的气势啊!”弗雷德靠在洗漱台上,剧烈的喘息着。“真难想象他只是一个商人。”
    “抱歉。”罗根歉疚道。
    “不过,我的问题也算是有了回答。”弗雷德表情放松的说道。
    “他真是爱惨你了。”弗雷德想起刚才空气中凛冽的杀意与维克托面对罗根时略带讨好的表情笑了笑。“即使是凶猛的野兽,面对喜欢的人也不过是一只温柔且笨拙的大猫而已。”
    “不过,你要记住。他对你的爱是一把双刃剑。那狂烈的占有欲,即是带给你温暖的阳光,也可能是吞噬你的火焰。想要让将野兽驯养成家猫,就必须让他时时刻刻感受到你的爱。”
    “我知道的。”罗根回答。
    他是知道的。他的执着,他的渴望,他的不安,他狂烈的占有欲。上辈子的事终究在维克托心里留下来无法抹去的伤痕,即使是罗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让他从阴影里走出来。
    但没有关系,他会在他身边的,他会一直在他身边的,分担悲伤,共享喜悦,付出爱,收获爱。
    罗根靠在椅子上,看着窗外绚烂的灯光在极快的车速下化为一道道流光。
    “吉米。”开车的维克托看了看弟弟的脸色,小心翼翼开口道。“刚才的事我很抱歉。”
    “没事。”罗根转头看着维克托笑了笑。“我没有生气。”
    “呃。”准备好承受弟弟的怒火的维克托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简直就像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罗根略带好笑的说道。
    “呃。”维克托嘴角抽了抽。换作其他任何一个人敢这么说,早被他灌上水泥沉海了。而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例外正在他面前笑得一脸欠揍。
    待罗根笑够了,他把手从领口伸进胸前,一阵摸索之后掏出一块金属牌来。那是罗根在部队服役时的狗牌。
    “这个送你了。”罗根握住铁链,两指宽铁牌自然垂落,反射出银白色的光芒。
    维克托不解伸出手握住那块被罗根的体温所侵染得温热的金属牌。
    “上一块狗牌见证了我们的决裂,而这一块……”罗根笑了笑,琥珀色的瞳孔中带着眷恋的温柔。
    “我爱你,以此为证!”


END
   
   
   

评论
热度(6)
  1. yisuideshuijingping虎大 转载了此文字
    总之看的我很爽就是了这篇
Top

© yisuideshuijingp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