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心头肉,东西拆墙车。悟空谓何不可说,无忧宫前还是我。灵魂伴侣Stucky,墙头还比星辰多。万年冷cp爱好者,日常专注一人乐。热爱一切兄弟骨科,偶尔也吃点百合。

 

【游记】我的巴符州贵族之旅

重转一下,因为补了一段(笑哭😂

Monika GER48:

感觉po主回到德国就开始频繁写游记了?是不是看得都烦了?


但是!我保证这绝不是跟团走马观花、或者随波逐流的普通游记!这些其实是一个普厨有计划的发现历史之旅!


特别是这次国庆节的旅行!Po主甚至经历了童话世界(不是迪士尼乐园,是真的童话世界),没骗你,请耐心看下去!如果看完觉得被骗了,给你寄明信片行不?仅限前三名……




事情是这样的,po主回到德国第一天,打开住处的信箱,拿出了厚厚一堆邮件,其中有个大信封里面装了两张卡片:



德文大意:霍亨索伦亲王卡尔·腓特烈邀请您参加霍亨索伦收藏馆和历史俱乐部成立150周年纪念活动,时间为9月29日,地点在西格玛灵根城堡的葡萄牙长廊。请用附带的卡片回信。


看信件的纹章,是霍亨索伦-西格玛灵根家族的没错,po主加入了历史俱乐部所以收到了这封信——等等,我这是受到霍亨索伦家族的邀请去他们城堡参加纪念活动?


Po主是看迪士尼动画片长大的,不由得捏了自己一把——这是童话故事中的情节吗?


不,这不是童话,这里是德国。


我的双手开始颤抖。霍亨索伦·西格玛灵根家族,也就是普鲁士的皇族霍亨索伦·勃兰登堡家族的亲戚,这在从前的游记中已经充分解释过了。霍亨索伦家族起源于巴符州的施瓦本,霍亨索伦城堡和西格玛灵根城堡都坐落于此。作为一个普厨,霍亨索伦家族自然是我最关心的德国贵族,如今确定被邀请去他们城堡?我查了一下网页,了解到那天活动卡尔亲王也会出席演说。


卡尔亲王是西格玛灵根分支的现任当家,兴趣是爵士演唱,今年7月我没去成他的演唱会,这次必定会见到亲王本人!


下图是亲王的乐队,蓝色西装的是亲王本人,图片来自网络。某本书曾将他和腓特烈大帝比较,因为两位霍亨索伦家族成员都喜欢音乐。



然而我高兴得太早。我看到回执卡写最晚回执时间为22号,已经过了时间!


第二天早上我打通咨询电话,说城堡长廊已经坐不下,而且报名时间过了,实在不能再报名……简直晴天霹雳!我都快哭了,又写email求,问他们我能不能去现场蹲点,有空位就进去?还是一样的回复:leider nicht.


心碎……第二次错过与霍亨索伦家族面对面的机会。


普鲁士王国不在了,可是他的王族还在,我就想亲自看看“活着的普鲁士”,看看“不含传说的霍亨索伦”!


有人会说,我果然还是被迪士尼童话毒害太深,贵族这么容易见到?想起我在国内的大学,每次有外省大人物来访,就会把食堂拦起来不让平民百姓进去吃饭。如果不是在加拿大时曾和帅气的市长合影过,我也不会有见欧洲贵族的想法。是啊,大家都是凡人!


这么想着,我就更懊悔错过了报名150周年活动了……


——全文完




并不!


第三次机会很快就到来了。


周末晚上,我正计划找人去慕尼黑啤酒节玩,穿上才穿过一次的美美的巴伐利亚小裙纸(因为喜欢lolita,偏好欧洲古装)的时候,我的email收到一条信息:霍亨索伦城堡将于9月30日-10月3日举办城堡建成150周年系列活动,欢迎大家来玩。


我才想起有去霍亨索伦城堡官网订阅信息。我打开官网看了一下节目表,活动期间城堡内可以自由参观,不用工作人员带领;有普鲁士军队游行表演和乐队演奏等。然后,重点来了:3号德国国庆节当天,普鲁士王子乔治·腓特烈将发表15分钟的节日演讲!


乔治王子是现今霍亨索伦·勃兰登堡·普鲁士的当家,是德国末代皇帝威廉二世的直系后代。吸取第二次的教训,我第二天早上打电话给城堡工作人员询问3号是不是有王子演讲,工作人员笑着说是的——如此和蔼可亲的回答,我还以为电话另一头是迪士尼乐园呢233工作人员说不用预约,当天尽管来城堡就好了,于是我放心了。


因为城堡山脚下的小城黑兴根吃住都不方便,我仍然计划去其附近的西格玛灵根城市住,那里要漂亮得多,而且本身就是霍亨索伦领地。我计划2号早上出发前往西格玛灵根住一晚,第二天3号去霍亨索伦城堡。


订了出行的火车票,就在出发前一天晚上,我随便翻翻上周在条顿骑士团总部买来的条顿历史书,居然发现巴符州的康斯坦茨的Mainau岛上有条顿宫殿!不早说,康斯坦茨在西格玛灵根附近,瑞士边境上,据说风景非常漂亮,早知道把这里列入计划,可是车票已经买了啊orz


2号早上天还没亮,我就坐上火车去西格玛灵根。天气预报说这几天有雨,天果然阴沉沉的,风很大。从拜仁州来到巴符州内,我仍然看到很多穿巴伐利亚民族服装的人坐上反方向的列车,可能去慕尼黑参加啤酒节吧,有点羡慕,但是我分身乏术啊。



经过五个小时的车程,我终于来到深山中的小城西格玛灵根,熟悉的火车站街道,不同的是小林中一片落叶



火车站街道往左拐就是市中心的城堡,城堡正对面是一家旅店,便宜位置又好,果断入住,下图是从我的房间看到的街景。

来到已经是中午12点,我就在旅店一楼的餐厅用餐。期间正举行Schlachtfest,好像是猪肉节啥的,于是点了节日特供尝尝鲜。菜上来后,发现是一块水煮猪肉,一根猪血香肠和一根猪内脏香肠……很好,和南意大利怪异的猪血巧克力有的一拼了。



吃了饭才1点,觉得如果整个下午在已经逛过两遍的西格玛灵根内玩有点浪费,不如直接冲去康斯坦茨看条顿骑士团吧?回旅店房间犹豫了半小时,一看列车时间表,下一班火车就要出发,赶紧跑步去火车站,还好不远,5分钟就到了,一边跑一边用手机app买了车票。


去这个瑞士边境的城市共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下午3点半到达。再一看列车时间表,了解到如果不在一小时内回到火车站的话,就只能坐18:40几乎是最后一班车回西格玛灵根了。德国坐火车通常要换乘,如果有车晚点,可能要等下一趟车;如果最后一班车晚点,转不了车就只能在一个偏僻的小镇住一晚了……想到就有点怕,然而康斯坦茨的Mainau岛还是要去一趟的。


看着时间紧迫,我急匆匆地拍了几张康斯坦茨火车站后面的街景,就跳上开往Mainau的公交车。车票2.4欧元,顿时觉得附近的瑞士消费应该更高。



过了一大片绿地的美丽的康斯坦茨大学,下一站就是Mainau。车站前面就是售票处。


为避免普厨星人和地球人交流不畅,我看了一眼地图上的宫殿——书上说的条顿骑士团宫殿(Deutschordenschloss)现在被改名叫巴洛克宫殿(Barockschloss)了,这名字一点都不帅气。


于是我正儿八经地问售票处如何去”巴洛克宫殿“,工作人员说买入岛的门票,走进去就行了,不远。


一过检票处,展现在我眼前的是宽阔的巴登湖,德语中湖和海傻傻分不清,大概是因为从前内陆人只见过这么大的湖吧。天鹅和水鸭在湖里悠闲地嬉戏,我心中不禁窃笑:硬邦邦的条顿从前住这么小清新童话的地方!


那么,趁现在请允许我简述一下条顿宫殿的历史:1271年,某贵族将Mainau送给骑士团(小条顿:本大爷粉丝也是很多的kesesesese)作为领地。18世纪初,条顿建筑师设计了岛上的条顿宫殿,虽然经费有限不够华丽,和周围美丽自然环境融为一体也是十分优雅。尽管骑士团占领此地500多年,1806年,拿破仑把他们赶了出去,后来又归巴登国王所有。20世纪初通过联姻方式,此岛又传给了瑞典王室成员,所以现在属于瑞典领地哦——啊呀呀,po主一不小心来到了瑞典?



Mainau如今还是瑞典伯爵的私人领地,90年代的时候开放给游客。当时的条顿宫殿如今改名巴洛克,但是上面的条顿十字和纹章还有哦,这也是为什么po主非要来这里看条顿不可了!


通往岛的桥头是一个耶稣十字架,据说是大团长为了纪念十字军东征中牺牲的骑士们而做的。

过了桥眺望湖泊,阴天却仍非常漂亮。

Mainau别名花岛,种了许多花,各种植物还挂着牌子,和po主南方的家乡的植物园感觉一样,所以不是很感兴趣。

爬上山,一直往岛的另一面走去,终于看到一个罗马花园。花园后面是个玻璃屋顶的温室。



温室左边是一个教堂的背面:因为去过Mergentheim的条顿总部,这个建筑风格让我立即认出是条顿的建筑,而且顶部的风向标不正是条顿十字吗?


附带一提,下图右下角的雕像是嫁给巴登贵族的普鲁士公主Luise。



转到教堂正门,就看到门里面有条顿十字



教堂内部,简直和条顿总部的教堂一样!虽然稍微小些,因为在现代这里人气更旺,看起来更漂亮。我习惯性地开始找寻厅堂内所有的条顿十字,首先是下图教坛正上方的两个:




In cruce salus:拉丁语,救赎之十字



天花板



厅堂另一面。就连窗户也是条顿十字


侧面,有骑士的纹章


侧面的烛台,一欧元点一根蜡烛。香火很旺盛呢。其实不知道有多少人了解这是条顿的玛利亚教堂啦……

走出来,就看到条顿宫殿:



醒目的条顿纹章,在午后阳光中闪闪发光

条顿宫殿全景。



看到顶上的瑞典旗帜了吗?



这几天Mainau也有活动,叫做Graefliches Schlossfest,伯爵宫殿节日,在宫殿里面有古装走秀、手工艺品摆摊等。


宫殿内部的房间和走廊都是小摊子。然而这些琳琅满目的商品还是阻挡不了我发掘宫殿内条顿因素



比如墙上骑士团成员的画像:





比如楼梯旁的条顿纹章



我一直在说条顿骑士团,说好的”巴符州贵族之旅“在哪里?可能有人要问我寄明信片了吧……


那么,接下来总算有贵族感觉了:


宫殿的大厅里正在进行古装走秀,我轻轻走进去观看。原来是一群上了年纪的有钱人一个一个地上台走秀,他们穿的主要是茜茜公主时代的大蓬蓬裙纸,虽然不奢华,搭配却优雅。我这个lolita衣装控,看到这些正宗的欧洲古装怎能不兴奋?!



然后全场激动起来了,原来是好几位身着燕尾服西装的老绅士们登场啦!天啦噜,我最喜欢19世纪绅士了!看料子应该很贵很贵的!


附带一提,因为po主之前是BJD娃娘,而且养的是男娃,知道精致的西装是男人最贵但是最高档的衣服,因此特别仰慕这些德国老绅士!


尽管是老爷爷,这些西装太帅啊啊啊!


宫殿后面的温室餐厅,种着棕榈树,和条顿结合起来,让我联想起西西里,也就是普罗马❤



走秀的模特们聚在一起



宫殿正前方一栋小房子。不小心拍了狗粮,可恶


房子上的条顿纹章。右下角是古装俱乐部招成员的广告。

雨过天晴的下午出了一小会太阳之后,天色开始阴下来。快六点了,我踏上去火车站的回程。


从山坡上往下看,居然有个和我家乡植物园差不多的台阶,也许是植物园仿造的?



山上眺望巴登湖,天晴的话该有多开阔~


路过瑞典塔,据说30年战争时候为了抵挡瑞典人入侵建的。


这是条顿vs奥地利?对了,北欧各国旗帜的十字就是条顿十字


再来一张童话般的巴登湖~条顿其实有颗少女心吧……


幸运的是回程火车很准点,顺利回到西格玛灵根~


晒一下纪念品,都是条顿骑士团宫殿呢~对了,宫殿面对巴登湖的另一面同样也有条顿十字,但是好像乘船才看得清楚~


如果看到这里觉得被标题骗了,可以挑一张图中的明信片哦~但是这之前请继续往下看啊~



花了长篇大论记叙这段条顿宫殿之旅,希望有人下次去康斯坦茨的时候,也能注意到这座所谓的巴洛克宫殿中的条顿因素就好啦~


写到这里真有些累了呢,但是想到接着有更有趣的事情要说,就停不下来呢~


好吧,请允许我继续3号的游记。




一切从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开始,不,是黑兴根的公车站。我一大早从西格玛灵根坐火车来黑兴根,一路下着雨。由于今天是德国国庆,才有9:25的这趟上山的公交车。



车上5、6个乘客,下雨非常冷清。



云里雾里的霍亨索伦山(在哪?)



到了半山腰停车场。司机说车费免了,大概是因为过节吧,真好~



这回也是气喘吁吁地爬上山,终于来到城堡入口。最近看到骑士就好激动!




走近雨雾笼罩的中庭,后来看照片才发现普鲁士旗帜已经升起——普鲁士旗帜飘扬的时候意味着普鲁士当家人在此!


因为几乎是第一批来城堡的游客,工作人员们才开始布置会场


入口处的普鲁士士兵正在整理服装




城堡内不让拍照,因为是自由参观日,我就悠闲地逛了一圈。长廊尽头右边天花板上,我发现两幅身穿白色条顿十字袍子的男子画像和一副红色圣约翰十字袍子画像,于是问一位工作人员这画像是谁,她说条顿十字的是建立了普鲁士公国的大团长,圣约翰十字的是14世纪霍亨索伦家族的成员,也是圣约翰大团长。


我在宝物室特地观察了一下勋章们,主要是条顿十字和马耳他十字的形状,也有葡萄牙Christus Orden的红色十字,看起来就是圣殿骑士团隐姓埋名的符号。还有耶路撒冷十字。


走进新教教堂,这次很快发现墙上两个普鲁士纹章的不同:一个是条顿十字,一个是马耳他十字




今天的活动:13:30是乔治王子的演说



大门处一座塔楼有霍亨索伦城堡建成150周年特别展览,但是不让拍照。说起来,这座山是霍亨索伦家族最初的领地,城堡被重建过两次,最后一次是19世纪初,那时候流行中世纪骑士小说,贵族们追求浪漫所以重建了好多城堡。当时刚好勃兰登堡·普鲁士家族也确认了他们祖先就是来自施瓦本的霍亨索伦家族,于是联合老家的西格玛灵根和海格罗赫分支一起重建霍亨索伦城堡。研究霍亨索伦家族的结社应该也是和城堡同一年诞生,于是今年共同庆祝150周年。



走出来,看到阳光若隐若现



阳光之中的城堡




高高飘扬的普鲁士旗帜——这里就是普鲁士领地啊!


中庭勤劳演奏的管弦乐队,标志是个鸡爪,这在中国会被认为是卖啃得起的?但是指挥挺帅~


中午1点,他们演奏了德国国歌,我一边看着普鲁士旗帜飘扬一边听演奏,真是东西组感满满啊~


演奏完毕,工作人员端来好多蛋糕!免费哦,而且每个人都有份!咖啡也是免费!普鲁士王族好大方!围观的人很多,我把相机举起来不看镜头才拍到蛋糕啊~但是我没有挤进去拿蛋糕,因为我要随时留意乔治王子出现


等等,图中右边这位蓝色衬衫、气质非凡的男生是谁?虽然比王子年轻很多,但是轮廓有点像,难道是亲戚吗?我开始紧张起来,说不定人群中就混着很多贵族呢……


免费咖啡:
人们吃蛋糕的时候,我站在舞台旁边、城堡内部入口处等待王子的出现。和我一样蹲点的只有两家子,我听到德国小朋友不停地问他们的家长”皇帝在哪?王子什么时候出来?有没有公主呀?“我的心情也像这些小孩子,希望能亲眼看到童话中的王子~


附近有好几扇贴着”privat“(私人)的门,我左顾右盼,不知道王子会从哪扇门出来~


1:15,图中右边、从舞台后跑出一对双胞胎小男孩,应该还是幼儿园;他们有金色的头发,就像阿西小时候那样。我立马想起王子的长子就是一对双胞胎,莫非他们就是小王子们?我再仔细看,他们穿着复古的深绿色毛衣,很普通的感觉……王室的话,我预料中应该是华丽丽的呀?


紧接着他们身后跟出一位高瘦金发女士,身穿灰色风衣、围着彩色围巾,整体更是非常普通。她带着双子坐在图中白色椅子们的第一排正中央,但是我还是不太相信他们就是王室。


看着不少游客开始入座,我因为一个人比较灵活,就插空坐其中一个双子的旁边,双子的另一边是他母亲,再过去一个位置是另一个双子。双子们很活泼,在座位上晃动身子,但应该不是熊孩子?


当然,因为小朋友还小,我在这里不能放他们的照片,只能描述~



突然一阵掌声欢呼声,乔治王子从舞台后面走出来:我看过他的照片,很快认出来了。他的服装同样很平易近人,三件套西装,因为用料随意,看上去不是超高档的礼服那种。(我在用很委婉的口吻描述他们衣着,你们懂我的意思么?)


这时候,我旁边的金发女士走上去和王子说话——看来毫无疑问,她就是王妃了,双子就是小王子们!


这是网上流传的普鲁士王室婚礼照:



我看到的普鲁士王室——王子和王妃站一起身高差不多,帅哥美女真的好般配!



出场前,王子与平民们互拍


飞奔而去的王妃~王子表情超可爱~

接着,王子和王妃入座:就坐我旁边好吗!


王子发现我在向他发花痴,就很绅士地朝我笑了一下——啊啊啊啊啊啊?!我在这里,他看到我这个草民啦?!普鲁士不是传说,王室就在这里,我可以和他们说话吗?!


我试着用德语对王妃说:Prinzessin?(忘了加尊称啊啊啊)


然后她就答应了!真的王妃啊!


她问我从哪里来,我说我是中国来的,在德国读博(一向谦虚的我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一口气说出来!),她说我德语说的真好啊(您真的太客气了!)~


才说了两句话,工作人员上台宣布王子要做演讲~工作人员好棒!



唉嘿嘿~快来看你们的普鲁士王子!



唉嘿嘿~严肃严肃~

我简述一下王子15分钟演讲的内容吧:


他介绍了城堡的历史,然后提到腓特烈大帝的棺材为了逃避战争运来城堡这里,尽管普鲁士大部分地区就在东德。1989.11.9,也是他爷爷的生日,就在这天,柏林墙倒塌,东西德合并了!他说今天是普天同庆的日子,很高兴大家来一起庆祝他还顺便推荐了一下自己酿的普鲁士啤酒


王子一家虽然穿着很随意,举止行为看得出是智商比较高的,特别是王子,也许从小被当作公众人物来培养,举手投足都很得体。王子很有气场,站如松坐如钟。之前我听某个见过英国王室的英国人说王室有点傻,可能是近亲结婚的缘故。但是经过近距离接触,我觉得霍亨索伦家族智商比一般人高,王妃还很精明。


演讲之后,乐队演奏著名的“普鲁士的荣誉”进行曲。王子一家子退席去拿蛋糕吃,游客们围着他拍照。我厚着脸皮问他:Prinz Hoheit?(王子殿下)


他马上答应了——天啦噜,好像电影的情节!


他又问我从哪里来,是不是一个人来玩~


才说两句话,他又忙着去和其他游客拍照去啦~


后来,他和王妃、双子坐正中央的露天餐桌旁吃蛋糕。没看到有游客来和他们说话,他们就像平民百姓一样开心地吃东西。



我去城堡的露台转圈拍风景,内心兴奋得像是丢了魂233


王子出现了,天就大晴了,从露台俯视大地,风景美不胜收:









为了赶回黑兴根的公交车,我回到停车场,发现还有两小时车才来,于是等区间车再次上城堡看风景。区间车人比较多,我站到车后部分,忽然有位坐着的金发美女和我说话——我才发现是抱着两位小王子的王妃!没想到堡主亲自坐车,我居然没认出来,周围的人好像也没注意到。


她说她带小王子们坐车逛逛,因为很快就要坐飞机去中国了,参加北京的霍亨索伦书籍出版仪式。我说我翻译的普鲁士历史书也要出版啦,她问我写了多久,我说两年;我觉得她很善解人意。(我记得从前考雅思的时候,口语考官是澳洲人,我提到翻译书的事情,考官一副不信的样子,好像我背诵文章那样)


我忽然觉得自己是个奇怪的人,但是终于有人能够理解了呢。


车很快到达城堡门口,我们还是没来得及说几句话。很多人在排队买票,很拥挤,我在和工作人员解释的时候,王妃朝我笑了一下,带着两个小王子走进了人群中——我还没来得及向他们道别呢。以后若再见面,一定要谢谢他们今天的盛情招待。



这天下午天气真是好得出奇,这就是几百年来普鲁士的荣誉吧~


在黑兴根火车站,我抬头看到一直在蓝天中盘旋翱翔的黑鹰——他是这片美丽的普鲁士大地的天空守卫者。




在回西格玛灵根的路上,我抓拍到阳光中的霍亨索伦城堡


这就是童话世界,这里有王子和公主





回到西格玛灵根,已经18:10,太阳就要沉下去,可是我还想看看这个沐浴在阳光中的王室小城。下了火车,我全速奔跑,追赶阳光的尾巴。


来到西格玛灵根城堡正门时,那里只剩银色的影子了,它正对面的市政厅却还有一面墙是金色的



我继续往多瑙河畔跑去



看到了长长的影子的前方仍有一片金色余晖



追上了,阳光中的奇迹!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
热度(74)
  1. yisuideshuijingpingMonika GER48 转载了此文字
    重转一下,因为补了一段(笑哭😂
Top

© yisuideshuijingp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