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心头肉,萨杰海上车。悟空谓何不可说,无忧宫前还是我。灵魂伴侣Stucky,墙头还比星辰多。万年冷cp爱好者,日常专注一人乐。热爱一切兄弟骨科,偶尔也吃点百合。

 

【千恩】筝与琴

筝·琴

发小设定,有刀,算是be,给我家虫虫的表白(缅怀)文,懒虫有机会看闪光少女啊!二刷完有些细节忘了---欢迎指正

大学毕业以后小霾继续和留在魔都的塔塔贝贝樱酱还有从外地上大学回来的神经组了个乐队,有漫展时表演一下,有时也在地方小剧场音乐会客串一下,闲暇时候写写弹弹古风曲子,直播直播,再有大学社团或者同城介绍想上课的后辈去带一带,虽然收入不算稳定而且富不了,但是几人都年轻,塔塔贝贝的家境也很好,几人的日子还是满惬意的。

这天几人又受邀参加漫展演奏,大环境下在漫展同人展演奏乐器的还是少,这天一曲终了,小霾收琴,却听主持人报幕,下一位,小提琴独奏。

上场的女孩约莫16,7岁,留着一头黑色的长发,整齐的刘海,独自一人走上台,却毫不畏惧,甚至是骄傲的。小霾看着台上的人,心脏忽然抽紧了一下,摇了摇头,不,不是她,只是发型有点像而已,她早就去了欧洲深造,现在应该还在读研究生。

很少有人知道,小霾和有恩是发小,她们在小学音乐课后启蒙班认识,有恩比小霾大一届。初中他们不在一个学校,高中又考到了一个学校。但那时西洋乐和民乐部的关系已经水火不容,高二的有恩作为小提琴首席,和小霾的联系变的艰难不已,碰上也不好太亲近,只能偶尔偷偷见一面,大部分时候在qq上聊天。

有恩一开始不太懂二次元,但是也不排斥,于是在小霾的科普下她也多少知道一些这些东西。

小霾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或许是看到她演奏时候冷漠又骄傲的模样,就像一朵带刺的玫瑰,美丽却容易被刺伤。

或许是因为有恩哪怕对二次元没有自己这样的执念,但她总会耐心听自己讲,听她掩盖在502宿舍大姐大背后的苦闷,压力,家长的不理解等等,有时候喜欢一个人,不是因为她是自己的迷弟迷妹,而是因为你能让她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初中时有恩也跟着小霾去过漫展,但她从来没有在漫展拉过小提琴,除了在音乐厅、琴房演奏,她更愿意让小霾一个人在家听她演奏。

她们一起谈论莫扎特贝多芬施特劳斯,也谈论二次元古风和民乐,高考时有恩被意大利知名音乐学院录取,那个临行前的夜晚,她们并排躺在床上,有恩对她说,小霾,即使最近一年民乐和西洋乐的关系好多了,但是我们终会走向不同的地方,在国内你照顾好自己。

小霾不说话,轻轻覆上有恩的手,有恩已经快19岁,她也快18岁了,她喜欢她,她也一样,但是有碍于天朝对于性教育的遮掩和对同性恋的鄙视,她们这么多年只止步于牵手,顶多亲亲额头,连接吻也没有。

最后,她还是说不出口,只是凑到对方怀里,离别的最后一夜,她们就这样相拥而眠,第二天,她送她上飞机,从此,相隔万里。

来到异国他乡的有恩忙于语言学习,繁重的学业,演奏,两人的联系开始飞速减少,小霾也开始准备高考,大学以后她有了更大的圈子和更多朋友,两人关系也越来越淡,一开始她们还会讲讲彼此大学的事,后来开始几天不联系,几星期不联系,最后变成只有有恩圣诞假期回来才聊聊。

哪怕相见时候依然亲近,但总是不复从前了,小霾本科毕业就组乐队开始工作,有恩还在读研究生,开始面对生活压力的小霾也慢慢的不再和有恩说这些自己的烦恼,说又能怎样呢,很多东西,也只有靠自己能解决。

小霾大学时候也喜欢过别人,随着时光的洗礼,慢慢的她觉得自己也快忘记了,忘记了17岁那年送别有恩的心情,忘记了大二那年因为和喜欢的人分手半夜在qq上敲有恩和她聊了一夜的心情。

作为乐队主心骨的她现在不光要操心演奏,操心经营,还要日常练习古筝、学习历史、作曲,推广古风等等,远没有大学刚开始那样有精力思考儿女情长,甚至有点懒于再把心寄托到另一个人身上:喜欢又怎样呢,在天朝,她们不能结婚,在喜欢的人手术需要家人签字时候,她也只能把对方父母叫来,何况中国大部分父母还是不能接受子女是同性恋这样的事。另外小霾觉得结婚也不是一个人人生的必须。

小霾从没因为喜欢过女孩子这样的理由打算过出国,她的根在这里,她深爱的所有一切都在这一方土地,这里有很多她的朋友,不理解她但她依然放不下的父母。

只是偶尔小霾也会想起有恩,想起自己9岁的生日,她们彼此给对方演奏生日快乐,想起10岁的她和她试着用小提琴和古筝合奏一曲,有恩比她学音乐早,水平比她高,她会帮她解答问题。

还有12岁的她给她讲自己喜欢的漫画的更新,她们家离得不远,下了音乐课后她们一起窝在小霾家沙发上放一部电影。14岁时她拖着对方去漫展,初中毕业那年她们一起去看萤火虫---太多的点点滴滴,最后停顿在17岁的分离那天,原来那么强的牵绊,也抵不过时间,和距离。

直到这天,小霾在眼前这个陌生的女孩身上,看到了那个熟悉的人的影子,才发现,原来自己从未忘记,只是深深把那属于17岁的秘密,藏在了记忆深处而已。

小霾摇摇头,打开手机微信,找出那个又是许久没有联系,甚至上次圣诞假期回国没来的及见自己一面的人,犹豫了一秒,还是只发了几个字:忽然有点想你,最近好吗。


琴·筝

小学的音乐启蒙课是各年级孩子们一起学,但是乐队也是分西洋乐和民乐的,有恩当年学小提琴只不过是因为爸妈说小提琴显得女孩子高雅。

但是那个时候的小孩子们还没有那么强烈的民乐就比西洋乐低人一等的阶级意识,小霾和有恩玩的不错,于是两家大人也都认识了,关系也很好。

小霾是因为小时候听了一曲古筝曲高山流水对古筝有了兴趣,5,6年级的时候她听了一些二次元创作的古筝曲,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有恩也被她带着了解了一些二次元相关的东西。

渐渐得,小霾越发得对古风爱了起来,各种看历史找资料,沉迷中国民俗文化,有恩虽然所学偏西洋,但是身在天朝,从小受坚定爸妈的爱国主义教育,她倒是不致于很鄙视民乐,直到高中时候,她考入音乐附中,却发现本学校的民乐和西洋乐简直是冤家对头。

后来小霾也考入了那个学校,她们约定在学校不要走的太近以防引起纷争,有恩是很喜欢这个坚强勇敢有担当,但是只在自己身边表现出依赖感,和自己述说烦恼的妹妹的。小霾非常独立,这也是她最吸引人的地方,她私下感情上会很依恋有恩,但是对外,尤其是面对她挚爱的古筝,古风和民乐时,即使是有恩,她也毫不退缩。

那天楼道斗琴时,作为高二小提琴首席的有恩从琴房走出来,冷静得看着铁门里面奏起战歌的小霾,那是心照不宣的默契:本不希望你我在战场上相遇,但到双方必须对垒之时,即使是你,我也不会手软放水。

为了我们都热爱的音乐,为了各自的坚持,堵上尊严的一战。

结果,有恩她们西洋乐输了。

那一刻,她看着铁门后丝毫没有笑意的小霾,张开嘴,却说不出什么,她早知道那个孩子不会永远是需要自己指引的雏鸟,她早已成为足以与自己一战的强大对手。

何况,这并不是你死我活的战斗,反而是和平的号角。在大剧院的演出,西洋乐集体上阵帮助民乐的做准备工作,当看到那个穿着偏向男装的孩子在舞台上专注耀眼的模样,有恩才真正发自内心得露出了笑容。

很快,她度过了繁忙的高三时光,离别的那晚,她感受着小霾紧握自己双手的温度,像小时候那样把对方拥在怀里,这是早就注定的离别,最后,她们的关系还是止步于姐妹,她甚至没有真正得对她说过“喜欢”。

在国外的生活是繁忙而充实的,她们保持着联系,但是频率越来越低,小霾逐渐不再和她述说自己的烦恼,不再问她每年什么时候回国,她也任由两人逐渐变成陌生人,因为她也害怕,两人的感情是不是曾经超过了友情,这让她很不安。

本科时,她交了男朋友,对方是钢琴系的系草,小霾还笑着调侃过她,慢慢的她们各自忙于自己的圈子,联系得越来越少,研究生时候她已经很久没有关心小霾最近看的漫画追的番,这天她却忽然收到了对方的微信,看着眼前的几个字,十七岁那年的楼道斗琴,18岁的告别忽然在眼前闪现,她想笑,又想哭。

往事好像还是昨天,但这份从未说出的心动,最后只是变成遗憾。错过了,便回不去,她们再也回不到那个默契的从前。

她靠在男朋友身边,回复道:挺好的,你呢。






评论(2)
热度(20)
Top

© yisuideshuijingp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