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心头肉,东西拆墙车。悟空谓何不可说,无忧宫前还是我。灵魂伴侣Stucky,墙头还比星辰多。万年冷cp爱好者,日常专注一人乐。热爱一切兄弟骨科,偶尔也吃点百合。

 

【1515】心魔-心圣-57东归

注:西游篇为玄奘史向,主圣江互动,1515涂鸦在绘师主页


莫名其妙得不能贴半喵喵次喵喵元的链接这有什么好河蟹的啊喂----算了反正是存档,待看的人去同名搜算了。


流儿做的所有一切,让戒日王对大唐有了浓浓的兴趣和尊重,在法会结束后不久,就向大唐派出了使节。戒日王的使节于贞观15年来到大唐,受到了太宗的礼遇。而后大唐的使节也来到了印度,受到了戒日王的热情召见,这是历史上中印的第一次直接交流。

此后的半个世纪,两国年年向往,大唐从印度学会了熬白糖之法,印度先进的医学传入中土,促进了文化经济等等发展。

当然,还在印度的流儿不知道这些,他只知道,现在,是自己离开这片佛土的时候了。

这是公元641年的春末夏初,流儿一行人已经离开大唐十四年。

无遮大会结束后,流儿面见戒日王,向其辞行。戒日王希望流儿留下来继续广传佛法,鸠摩罗王也一样殷勤,承诺若流儿去他国接受供养,则建造百座佛寺。流儿见他们都如此热衷佛法,心中欢喜的同时更想返回大唐,便对他们道:“支那距此甚远,晚闻佛法,虽略知梗概,依旧不能具悉原委,贫僧才来此访求。经言阻碍他人得法者世代失明,若留玄奘,则令无数无量众生无从知闻佛法,绝非大王愿见。”

戒日王闻言,对流儿更加尊重,道:“弟子尊重师德,愿常供奉,既损多人之益,实惧于怀,任师去往。然,不知师欲从何道而归?师取南海去者,当发使相送。”

流儿道:“玄奘从支那来,至国西界,有国名高昌,其王明睿尊法,对玄奘资给丰厚。奘承诺还日再见,情不能违,今还须陆路而去。”

流儿谢绝了戒日王和鸠摩罗王赠送的大量珍宝,只留下必要的路费和素衣雨具,一头驼经书的大象,剩下的经书佛像由封地在北印度的乌地多王军马驼行。戒日王还派了四位散官,携带自己的信函,指示沿路诸王一定要安全护送流儿一行。

分别这天,诸位国王和僧俗送出几十里,一行人走出三天后,戒日王、鸠摩罗王、跋吒王等人还各自率领几百轻骑继续送别。敖广、老猪、悟空依然跟着流儿回大唐,悟空不用说了,他发自内心为流儿高兴,他的小傻瓜已经成长为足以让整个天竺都礼贤尊重的存在,大概也是从这时开始,流儿在他心里的身份逐渐开始转变,事实上这些年是流儿在指引他,陪伴他,让他重新认识佛教,认识自己。

老猪只是觉得继续跟着流儿有好吃好喝,单靠他可没能力在天竺饭来张口得活下去。老猪还劝过流儿,他们在印度如此受人爱戴,多好,为什么要离开。流儿对他说,来这里就是为了回去,他想要的,不是这样的爱戴。

敖广则在和悟空商量后,打算继续跟着流儿,看能不能悟到点佛性。

有戒日王的信物和大量军马开路,东进的路上十分平静,流儿边赶路边拜访沿途佛寺的各国高僧,停留下来与其交流学习,对僧俗们讲经说法。行进山中荒野森林时悟空老猪敖广负责开路,赶跑一切魑魅魍魉盗贼小偷。

曲女城一役,让流儿被全印度佛教徒所尊重,他们行至一些寺庙,竟然看到了一些绘画,上面是流儿从大唐来时所穿的麻鞋,以彩云相衬。

但是在行至印度河时,忽然一阵风暴袭来,一条载有经书的船险些沉没,虽然敖广很快停了风暴,但还是有五十夹经本和奇花异草的种子被飞快卷入了水中漩涡,消失不见。流儿无奈,只得跟随迎接的迦毕试王回到城里,派人去抄写了损失的饮光部三藏。

而后一行人跟随迦毕试王继续向西北行,一路上依旧僧俗相迎,欢喜礼拜,来到大雪山时流儿担心再损失经书和人马,便拜托悟空把几十上百人、大象骡马等直接搬了过去。

十六年前流儿选择走的是丝绸之路的中路,这次选择了较近的南路,此时他们已经离开印度走了1年多,主要是因为遇到高僧大德论经时,一行人经常一停就是几周几个月。

翻过雪山后,一行人经活国,来到叶护可汗孙儿的领地,因当年叶护可汗对流儿礼遇有加,其孙同样派人护送流儿和经书佛像,来到葱岭。

葱岭南连雪山,北为热海千泉,西到活国,四围达数千里,山岭百重,峡谷险峻,山顶常年积雪,但山崖翠绿,长有很多葱。

过了葱岭,这也意味着走出了印度,在公元643年的夏天,一行人来到了西域。

原本有戒日王的支持,即使不用悟空直接驾云把经书搬回去,流儿也可以选择海路回国,快捷又方便。但最后流儿依然选择了陆路,只因当年和高昌王的约定还历历在目。那时他的身边还只有悟空、老猪、敖广相伴,而高昌王麴文泰不光以举国之力支持他,还与他结为兄弟,他们约定,在流儿从印度归来时,先在高昌讲经三年。

这是他必须履行的承诺,但在这时,他却从一个高昌商人那里得到消息,三年前高昌联合西突厥共同对抗大唐,最终突厥人逃离高昌,麴文泰惊惧而死,高昌投降,并成为了大唐的西州。

事已至此,流儿再没有理由前去高昌,便继续东归南下,又经过几个小国,冬季到来之时,一行人终于来到于阗。

于阗位于后世的新疆和田地区,地处中西要冲,国内沙漠多,狭小的土地可种植谷物果类,出细毡粗绸,白玉黑玉。气候温和但又大风飞沙,百姓温顺谦虚好学讲礼仪,崇尚音乐歌舞,人们常穿粗绸白布。文字法则靠近印度,国王笃信佛教,国内佛寺一百余所,僧俗五千,大多修习大乘佛法。

听闻玄奘来到国境,于阗国王亲自相迎,奏乐撒花把流儿一行人接入都城,流儿一边在屈支、疏勒国继续访求之前落河损失掉的经书,一边写了一封给朝廷的表文,拜托一个要随商队前往长安的高昌少年带去。

表曰:“沙门玄奘言。佛兴西域,遗教东传,然经典虽来而要旨尚缺,常思访学,不顾身命。遂于贞观三年四月,冒越宪章,私往天竺。践流沙浩浩,雪岭巍巍,铁门之险,热海波涛。自长安神邑,至王舍新城,经五万余里。虽风俗千别,危难重重,而恃天威,所致无鲠。直至那烂陀寺,礼菩提之树,闻未所闻之经,见未所见之迹,穷宇宙之灵奇,宣皇风之德泽,知佛利物之玄踪,三藏解缠之妙说,游览一十六载。今已从从钵罗耶伽国经迦毕试境,越葱岭,度川归还,达于于阗。因经本有损,马亦须补充,以是少停,无法从速拜见,谨派高昌人马随商侣奉表先闻。”

而后的七八个月中,流儿一边给于阗僧侣讲经传法,补充经书,一边等朝廷的回复。

在任何国家,佛教的兴盛都与统治者息息相关,公元前三世纪,孔泉王朝的阿育王使佛教在印度大规模传遍,公元一世纪,在贵霜王朝的迦腻色迦王支持下,佛教进入鼎盛时期,开始向外传播。

公元四世纪前后,佛教在印度显现出衰败的迹象,公元七世纪,在戒日王的支持下,佛教经历了短暂的辉煌,公元十二世纪前后,来自中亚草原的入侵者毁掉了最后的佛教中心那烂坨,800年间,各种高深的佛教学术曾在这里讨论,但无法阻止肆虐的战争。

今日的印度,以印度教为尊,佛教在佛陀的诞生地被遗忘,却在万里之外的地方开花结果,只是,在新鲜的血液注入中土佛教之前,流儿首先需要取得唐太宗的谅解。

这天流儿讲经回来,悟空看着他那煎熬不安的模样,不禁道:“流儿,哪怕皇帝怪罪你自私出境,派兵前来抓你,俺也定会护你周全。”

流儿摇摇头:“悟空,这不是我个人安危的问题,事关佛教在中土的存亡发展,我需要取得皇帝的支持。否则如此数量的经书和佛像,我如何保存它们?庞大的译经工作也非我个人之力所能完成。”

悟空叹口气,看着在岁月洗礼下爬上流儿眼角的皱纹,道:“何时起,俺那个单纯的小傻瓜懂得了人情世故,为了佛法真理可以以命相赌。流儿,为了佛法的传承,回到中土后的多少年要费力迎合讨好帝皇和权贵,你真的会开心么?不觉得失去了自由么?”

流儿27岁离开大唐,16年的留学后已经是43岁,他对悟空的感情也从对父兄般的尊重、对英雄的崇拜逐渐偏向了探讨佛法的同学、指引者,甚至是弟子一样,悟空说的这些他又怎会不明白,但是既然自己选择这条路,便要践行自己的誓言。那是早在他13岁时,洛阳度僧仪式他对主考官说的话:远绍如来,近光遗法。就是这份普度众生,心怀天下的心,让考官破格录取了他。而在24岁那年,流儿已经通晓经、论和律,得到三藏法师的称号。

“悟空,你觉得我不自在么。”流儿笑笑,道:“跟了我这么多年,你是否还觉得佛教徒的百条戒令是束缚?居士五戒,不可杀生、偷盗、邪淫、妄语、饮酒,你不是我的弟子,所以我从不过多干涉你,但我想让你知道,我的烦恼,从来不因那些需要妥协的东西,而因坚守自己绝不能妥协的东西。”

“你绝不能妥协的东西,就是弘扬佛法,坚守佛理么。”悟空叹口气,“跟着你这么多年,俺也理解了很多佛教的真理,放下了对如来的憎恨,改变了不少对人类、对妖怪精兽和对生命的看法,或许,那五百年的沉睡,就是为了让俺遇到你。”

流儿道:“我很高兴你这么说,大圣。多亏了有你和大家的陪伴,我才不需担心在凉州、瓜州、过玉门关和五峰被抓,在沙漠、雪山、大河中有性命危险。有你在身边是我最这一生最感激的事。

“我想,只要你更平衡得对待你强大的‘我执’和生死,你一定可以成佛。生而为人,当我觉得我的执念在某时某刻强到蒙蔽了我佛性永恒之时,我会努力把自己从这个身体中抽离,感受自己心中的宇宙。刹那间世界生,我拥有这个‘身体’,我看着自己活着。在更高的角度看,我会平和很多,时刻‘知道’,诸法无我。”

“流儿,现在俺对成佛也没那么大执念了,不知道成佛以后俺会不会忘记你,还能不能回花果山。反正现在欲界第一天对妖怪众生的掌控不复存在,只要如来老儿不来烦俺,俺在人间逍遥自在也挺好的。”悟空嘿嘿笑道,“不过还是先让俺陪你走完这一生再说吧,如果你不能跳出轮回,俺会找到你的转生,继续陪伴他。”

“不,悟空----你是无拘无束的齐天大圣,不该被我束缚,这一生有你陪伴我已知足。如果我无法跳出轮回再次转生于世,忘记了我们经历的一切,就让那个新生的‘我’自己寻找成佛的途径和生命的答案吧。”

 

 

待续

 

 

----------------------------------------------------------------------------------------------------------------

 

参考资料《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选译》《大唐西域记》,纪录片《玄奘之路》《大唐西游记》,电影《大唐玄奘》。

 

----------------------------------------------------------------------------------------------------------------

 

虽然觉得像自虐,但我还是打开悟空传开始看了-----看着看着就觉得书中满是枷锁和仇恨,绝望和悲哀,世界是由阴谋论构成的,即使是女娲也是个阴谋家。悟空传的语言优美,很有感染力,但是黑色的部分太重了。

你说:道法法不可道,问心心无可问。悟者便成天地,空来自在其中。但却要一遍一遍说,佛法是胡言乱语,空为一无所有。

是啊,这枷锁依然沉重金箍依然在剧痛。但是佛法真的不是你的束缚,这天这地,依旧唯你独尊,你心永恒。

我压不住这戾气、这疲乏,但不意味着我会觉得天下都是如此,不意味着观音是个冷血鬼,玄奘---那个伟大的翻译家、佛学家、旅行家,能以一己之力独自西行的人真的是个懦弱的垃圾或者是胡言乱语的疯子。

还有,神,修行之人,妖、精怪、龙,自然而已。是,这个世界没有那么温柔,但这个世界也并非时刻需要以棍棒鲜血相争。生存不易,但我们活着从不只是为了生存。

金蝉子的部分我非常喜欢---有寻找有开悟,这也是我看了悟空传电影的介绍以后就放弃了的原因,主旨完全被改变了。

嘿,真好笑啊,这就是我写这文的动力:留下来我眼中的玄奘、西游记,和指引自己。到底要多大的执念才能把如此平淡隐晦的歌独自唱下去,就像是孤身一人走入八百里靺鞨焉耆的玄奘一般,他没有死在那里,我也不会再停在这里。

“我只是在这里,描绘看不见的物体的形体,凝听听不见的歌谣,用这双手捧着被遗忘的东西,我就越是这样的生物。”

待续

 


评论
热度(2)
Top

© yisuideshuijingp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