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心头肉,东西拆墙车。悟空谓何不可说,无忧宫前还是我。灵魂伴侣Stucky,墙头还比星辰多。万年冷cp爱好者,日常专注一人乐。热爱一切兄弟骨科,偶尔也吃点百合。

 

【游记】罗曼蒂克之路上的条顿骑士

Monika GER48:

在一条贯穿南德、被称为“罗曼蒂克之路”的旅游路线上,有个名字特别长的地方——巴特美特根海姆(Bad Mergentheim),曾经是条顿骑士团的总部……


等等,条顿总部不是在东普鲁士嘛?其实这是成立普鲁士公国之后的故事了。按照习惯,先回顾一下历史:


1190年,在耶路撒冷附近的Akkon,东征留在那里的德国人建立了一座医院,目的是医治那里的朝圣者。


1198年,医院改为骑士团,拉丁语全称“Ordo fratrum hospitalis S. Mariae Theutonicorum in
Jerusalem”,德语“Orden der Brueder des Spitals S. Mariens der Deutschen zu Jerusalem”,中文直译:“位于耶路撒冷的德意志圣玛利亚医院兄弟骑士团”,拉丁语简称“Ordo Theutonicorum”(条顿骑士团),德语简称“Deutscher Orden”(德意志骑士团)。其实,Theutonicorum就是德意志的意思,中文的条顿就等于德意志。


1226、1235年,腓特烈二世皇帝颁布黄金诏书·里米尼(Goldene Bulle von Rimini),将波罗的海岸的那片被称为“普鲁士”的土地给了条顿骑士团。


1237-1290年,与Livland(普鲁士附近的土地)的Schwertbruedern骑士团合并。


1274年:马林堡(Marienburg,也是玛利亚堡的意思)成为条顿骑士团修道院,直到1457年被卖给了波兰。


1291年:失去圣地的领土(包括Akkon),迁都威尼斯。


1410年:与波兰-立陶宛在坦能堡作战


1457年:迁都柯尼斯堡


1525年:大团长阿尔布雷赫特·冯·霍亨索伦改信路德宗,解散条顿骑士团,将普鲁士升为公国。余下的条顿骑士团成员迁都美特根海姆(现:巴特美特根海姆)。




我们稍微搜索一下wiki,就能知道圣殿骑士团存在时间:1119-1312年。三大骑士团之一的条顿骑士团后来命运如何?是否因为被普鲁士公国取代了就消亡了呢?


非也。至少我们在巴特美特根海姆这个不太知名的南德小城中可以找到条顿骑士团1525年之后的足迹。


以下,游记正文开始!






关于巴特美特根海姆的发现也是个偶然,因为po主一直以为要看条顿遗迹就只能去波兰和俄罗斯……那天po主在谷歌地图上搜索普鲁士博物馆,发现近期维护不开门,然后就索性找找有没有条顿博物馆这样的地方,结果就找到了巴特美特根海姆,并且离我住的地方不远。


坐火车到Lauda,再转车10分钟就到巴特美特根海姆。城际火车同样两个车厢,人很少,巴特美特根海姆在巴伐利亚和巴符交界处,不知怎的,到了巴符州就觉得景色有种温柔的美——火车轨道两旁开满了金灿灿的向日葵。


出了小小的火车站,就看到“欢迎来到巴特美特根海姆”的路牌,并不是所有城市都这样啊,挺可爱的呢:



一路步行的街景:

走了十多分钟,就看到“离条顿骑士团博物馆还有200米”的路牌,从前的1525年开始的条顿总部现在部分改装为博物馆:



拐角处是个看着很有历史的建筑,右面的墙壁却写着“西西里人餐馆”——好吧,意呆餐馆开满德意志……


房子的正面,并没有开门



门牌的德语大意是:条顿骑士团铸币。1536年某大团长制造了骑士团钱币,自1355年起皇帝就批准他们铸币。(Po主并没有在这栋楼看到什么钱币……)


建筑物的左边就是西西里人餐厅,图上的纹章正是条顿骑士团的。(这时候po主想起普罗马:从前条顿有听命于西西里王国,于是南意来这里开餐厅?233)


再往前走一点,是几家餐厅,其中一家叫做“Johanitter”,也就是医院骑士团,又称圣约翰骑士团——所以说条顿骑士团的好朋友们都来了吗?233 啊,还缺圣殿骑士团……

医院骑士团餐厅正对面就是条顿总部,首先可以看到图正中的十字镂空——无疑这是条顿的十字。医院的十字通常是黑底白色八角十字,而条顿是白底黑十字,到后期黑十字还有银边。


位于耶路撒冷的德意志圣玛利亚医院兄弟骑士团巴特梅根特海姆总部大门——简称条顿总部:



纹章、白底黑十字,细节图:

走进门,就是豁然开朗的总部内部,图上是正门背面:



十字架细节:



右边门上的细节,三个骑士头盔,金边的黑十字:


拱门左边有个小房间,是博物馆信息室



里面摆放的几本条顿骑士团的书,po主后来买了左上角那本。中间那本橙色是个系列,有很多本,太贵了~




院子的右侧,黄色的是教堂钟楼:



通往庭院的大门纹章细节:




走进白色建筑物大门,是一个庭院,右边红色门的是博物馆,左边黄色建筑物是教堂:



因为不是周末,po主觉得自己又来逛超冷清博物馆了~后来一共逛了四个小时,只见到另外两对老德国人夫妇在逛~


因为冷清,感觉工作人员特别照顾我,告诉我在这个楼梯口往上拍就能拍到当年条顿骑士团建造的奇景:

啊,确实,看到太阳了吗?



博物馆一共三层,三个展厅,因为po主特地来看条顿,就直接上到二楼的条顿展厅,二楼大厅左边关于1190-1525年的条顿历史,包括在普鲁士那边的故事;右边是1525年至今的条顿,也就是离开普鲁士之后的故事。大厅中间的旗帜是中世纪的战旗。



这是中世纪条顿骑士装扮,那时候还是平直的十字架,后来发展成铁十字那种带钩而且有银边的:



这样的骑士装扮在马林堡有更多,毕竟是迁来这之前的装扮了



Rehden堡的模型,在东普鲁士


大厅另一边的铠甲,最多170cm这样




展厅5(前四个展厅是巴特梅根特海姆历史、玩具馆、原始日耳曼部落的生活什么的)是1525年前的条顿历史。因为今年是宗教改革500周年纪念,这在欧洲是个盛大的节日,这里有个“东欧宗教改革——波兰-立陶宛与普鲁士领地”的特展,其实就是摆了一排板子~大概说的是普鲁士如何从天主教改信路德宗的吧~那之后条顿就被公国取代了呢~



特展的文字为德语和波兰语,Prusy是波兰语的“普鲁士”





13世纪有个叫Tannhaeuser的大团长是个歌手兼诗人——想到阿普还是条顿时唱的“森林里的小动物”……其它展板略

除了波兰-立陶宛-普鲁士特展展板,墙上的那些木板就是一直都有的关于条顿历史的展板。首先是条顿还是医院的时候:



1442年的条顿骑士团章程,大概类似新选组局中法度:


墙壁顶部大概是各大团长的纹章,最早的是1251年,哥特体不太看得懂,但是大概都姓“冯”


走廊尽头往右转,又是一系列的展厅。显然这个建筑群内部已经重新装修过,而且挺简陋的……



马林堡模型


普鲁士作为条顿骑士团中心


展厅


坦能堡之战



霍亨索伦大团长将条顿骑士团解散,不愿改信路德宗的天主教条顿骑士们迁往他们从前的领地之一,梅根特海姆。至此,展厅5的参观结束。

展厅6,“梅根特海姆作为骑士团中心”



将水堡改建成文艺复兴建筑


界碑,右边TO表示Teutscher Orden,也就是条顿骑士团。(拉丁民族还真是t和d傻傻分不清)

16世纪后,大团长常常来自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因此骑士团和神罗有着密切联系。


骑士团的一些宝物:









许多大团长和骑士团成员的油画,穿着都很华丽,随便放一张出来:

经过大教堂二楼



祈祷室或忏悔室


从二楼看大教堂,注意正中央的条顿十字

继续往前走,是大团长画像展厅




随便放几张,没有帅哥,但是衣着都华丽得不像话,哈布斯堡家族真有钱



画廊左拐,就是大团长从18世纪开始居住的地方







大厅



然后是近代展厅:大团长们的照片



近代骑士服


再来是普鲁士的铁十字勋章展厅,因为铁十字来自条顿;右边四个铁十字分别是1813、1870、1914、1939年的。


德意志皇帝威廉二世的画像,其实还真有点帅,其中充满了各种普鲁士的元素:普鲁士旗帜、腓特烈大帝半身像、腓特烈大帝胸章、头顶小鸟尖顶帽,就连皇帝的衣着也是霍亨索伦的颜色——黑与白。(这里做个圣约翰骑士团的伏笔)



近代骑士团服装展示,修女衣服虽然简单,但是胸前的十字很漂亮~



20世纪骑士团十字架,大概只有入会才有机会得到吧,网上并没有卖呢~其实很漂亮啊



出口处墙上的条顿十字与他们的口号,德语Helfen und Heilen:帮助与救治。少了“守卫(Wehren)”,难道是说失去了领地,已经没有要守卫的东西了吗?


条顿的命运,类似于普鲁士。看完这个条顿博物馆,po主思维变得混乱:本家说普鲁士前身是条顿骑士团。那时候条顿有领土,所以算国家或地区,然后他们的领地变成普鲁士公国,骑士团的骑士们迁往巴特梅根特海姆,这个地方算是他们的领地吧。1809年,拿破仑攻入德国,解散此处的条顿,然而条顿还是找到了安顿的地方,那就是奥地利维也纳。如今条顿骑士团仍继续存在着,维也纳的一间小教堂是他们的总部;而他们的事业呢,又回到了刚开始的那会儿——慈善。


1525年以来,条顿从来没消失,与普鲁士并存着,及时二战后普鲁士从地图上消失,条顿骑士团也没有解散。Po主也在推特上关注了条顿骑士团,他们还经常放漂亮的种草图片,仿佛在宣传让人加入。


骑士的时代早已过去几百年,三大骑士团之首的圣殿骑士团也早已灭亡;条顿在最强大的时候却被普鲁士替代,就像1871年强大的普鲁士王国被德意志帝国取代一样。条顿的牺牲与没落让人感到惋惜,如今没有了守卫的领地的他们,投靠了奥地利。这漫长的几百年中,如果是国家拟人的话,条顿和普鲁士究竟是什么关系呢?会是阿普的分身吗?有关这部分的逻辑,po主已经理不清了……



逛完二楼的条顿历史,战斗力为零的po主已经无力参观一楼和底层的其它展厅,幸好先参观了条顿,不然早已精疲力尽了吧……


何况走出来,还有些地方需要逛的。这是条顿教堂,注意门上的十字:

大堂,挺漂亮的,正中央也是条顿十字


细节:



另一个角度,看到管风琴


走出庭院,饥饿的po主直接走进这里唯一的餐厅



点了一份“大团长蛋糕”,在德国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蛋糕!上面的条顿十字巧克力也很棒哦~来这里一定要吃哈~


吃饱后继续逛~总部中央是个林荫大道


尽头是一栋漂亮的古建筑,现在是办公楼


花园


右边的另一排建筑物现在是条顿历史俱乐部


出了后门,是一大片绿地和树林,还有陶伯河从这里流过~


这两排笔直的树木很像军人,其实普鲁士的军国精神就是从条顿骑士团那里继承的呢~


1802年大团长建立的亭子


陶伯河~这片绿地景色不错,推荐逛了条顿总部之后来这里休息一下~

从总部正门出来,又看到条顿和圣约翰并存的景象;其实圣约翰骑士团博物馆就在离这里半小时火车的城堡中,下次一定要看看~








评论
热度(95)
  1. ...KEI...Monika GER48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yisuideshuijingp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