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心头肉,东西拆墙车。悟空谓何不可说,无忧宫前还是我。灵魂伴侣Stucky,墙头还比星辰多。万年冷cp爱好者,日常专注一人乐。热爱一切兄弟骨科,偶尔也吃点百合。

 

【虎狼】Victogan9幻与真

主宇宙,挖点刀虐给自己,


太河蟹直接戳渣浪吧

文集合

 

-------------------------河蟹------------------------------

“why?”

 

他问维克多,也在心里问自己,就像他失去的那部分记忆中愤怒得对维克多质问一样,然后化为咒骂从口中吐出。那些支离破碎的记忆随着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变长不断在他眼前闪回,他惊讶于自己居然那么固执得记得和维克多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记得握紧兄长的手离开家那晚的安心,记得年幼的自己依偎在他怀里的气味,记得他为自己挡子弹,为自己的重伤而发狂撕碎了周围的所有敌人,记得在百年之中,在各种地方各种时间,他一次次得说我们会一直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罗根不想看维克多,不想承认自己曾经多么信任他、依恋他、爱着他,而此刻又有多么痛苦,那种被自己在意的人伤害到体无完肤的感觉。他只能说服自己恨他,仿佛这样才能让心好受一点,压过下身的剧痛。

 

维克多可以一边在他耳边说爱他,一边把自己捅得血肉模糊,自己能捅穿他咬下他一块肉,却下定不了决心杀了他。自己也曾为他受伤而心痛,为他平安而安心,难道那些相互守护的时光都只是梦境?他到底为了什么与他并肩而战百年,难道只是为了此刻被凌辱不成?

--------------------------------河蟹----------------------------

 

看着弟弟摊在床上全身无力的样子,维克多逐渐冷静了下来,叹了口气。什么时候,他们的关系会变成循环往复的互相伤害和憎恨,为什么,他会爱他爱得这般痛苦。

 

----------河蟹-------------------居然有点发热,看来这几天真的有点折腾过头。维克多沉默得起身,去拿清洗的东西。

 

“why?”

 

真让人悲哀,维克多曾一直以为自己对Jimmy只是兄弟之情,但是聪明如史崔克,早已看出维克多对弟弟的执念之深远超过了兄弟该有的表现。这份绝望的占有欲不知从何时生根发芽,在他的心里腐蚀出巨大的空洞,原本靠着兄弟的关系做遮掩,却总有一天会暴露在阳光之下。

 

他们在三里岛分开后维克多还没认清这一点,认真得从兄弟角度考虑了一下,该给弟弟一点时间冷静冷静,缓和缓和他们的关系后再去找他。直到他离开史崔克几年后的某天早上,维克多一觉醒来,看见熟悉弟弟的后背近在眼前,肌肉分明的肩头被清晨明媚的阳光照耀着,闪烁着夺目的色彩。

 

“Jimmy?你怎么在这?”维克多不可置信得把弟弟的身子扳过来,罗根打了个哈欠,睁开眼睛道:“fuck you 维克多!如果你他妈告诉我你忘了昨天做了什么,那我杀了你!”

 

“啊?”

 

罗根说着,笑着坐了起来,无所畏惧得看着目瞪口呆的维克多,一把掀开了盖在自己身上的床单,--------------------河蟹-------------------

 

原来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东西,为什么他一直对银狐讨厌到想杀了她,为什么他会充满愤怒得质问弟弟“为了那女人真的值得么”,为什么他一直追逐着弟弟想要对方的双眼只看着自己,原来自己是这样得爱他,爱到想得到他的一切,想要他的身体他的心他的所有都属于自己。

 

----------------河蟹-----他只记得弟弟在自己耳边道:“维克多,我属于你,我爱你。”

 

就像是咒语,是赦免,在停止后,维克多把弟弟揽在怀里,发涩的泪水夺眶而出,他已经多少年没有哭泣。他像小孩子一样一遍一遍说着对不起,Jimmy轻轻拍着他的背,直到他入睡。

 

维克多再次醒来时,他的Jimmy已经弄干净了自己并穿好了衣服,对他说:“走吧,维克多,到我住的地方去,以后我们再也不会分开。”

 

维克多隐约觉得有点异样,但是沉浸在快乐和欢愉中的他没有在意那么多,心中的疑惑都被“Jimmy回到我身边了”压了下去,他跟着弟弟离开了自己住的地方,来到了一个小房子。他们一起吃饭喝酒聊天维克多搂着弟弟入睡,-----------------------河蟹----------------------

 

周围的环境快速发生了变化,Jimmy逐渐消失,维克多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铁床上,四肢被锁链紧紧扣着,虽然不很粗,但怎么也挣不开。他的身边站着几个穿着白大褂的科研人员,维克多熟悉他们在干什么,那是他做了好几年的事:取他的DNA样本。

 

“该死!太大意了!”他早该注意到的,这几天他因为怕弟弟离开他,他甚至没问弟弟怎么找到自己的,还有他怎么完全不记得相见的前一晚他们---------河蟹。他了解自己弟弟,退一万步就算罗根没有像史崔克说的那样失忆了,还念在他们的旧情上原谅了他,这几天的事还是破绽百出。但他依然视而不见,只因为他太想得到弟弟的爱了。

 

“好久不见,维克多。”史崔克慢慢从铁床背后走出来,推着一个目光呆滞,头上还留着改造后针线痕迹的青年,“看来杰森的能力对你很有用啊,居然能让你乖乖回来,拷上特制的镣铐。”

 

“你对我做了什么?对Jimmy又做了什么?”刚从幻境中走出的维克多感到头疼得厉害,咬牙切齿得道。史崔克了然得笑了:“你果然在幻境里看到罗根了,放心,只要你不离开,我暂时就不会动他。他全身艾合曼合金骨骼比较麻烦,就先用你将就将就吧。死侍项目失败了,我需要你的基因培养新的变种人。”

 

维克多闻言,最先让他感到痛苦的不是落在史崔克手里,而是原来这几天的Jimmy都只是他的幻觉,原来那些爱的话语和温柔的弟弟都只是他内心的渴望,原来,自己只有在梦中,才能得到他的爱。

 

“维克多,恭喜你,我不会洗掉你的记忆,因为我要你记得罗根----你永远的软肋。但随着杰森的能力逐渐增强,我不信你还能分清现实和虚幻的界限,加上我新发明的致幻剂和催眠剂------维克多,你依然是我最优秀的士兵。”

 

颈脖上又是一疼,维克多晕了过去。再醒来时,他看到Jimmy已经松开了捆他四肢的布条,担心得看着他。维克多头疼欲裂,现实和幻觉混在一起,凌乱的记忆让他不知道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他一把把弟弟揽到怀里,不断得问:“Jimmy,你是真的吗?你真的原谅我了吗?”

 

“维克多,我在这里,我爱你------”Jimmy任由他用快让两人窒息的力度抱紧自己,一遍一遍在他耳边呢喃着,维克多最终安心了下来,---------------------------------河蟹

这之后的十几年,他清醒的大部分时间都看到弟弟和自己在一起,他们一起做饭洗碗打扫家喝酒抽烟XX,有时Jimmy会拉他出去,换个地方住,对他说X教授找他帮忙,阻止一些干坏事的变种人。

 

有时他醒来时,觉得自己不只是睡了一觉,身体的疲乏就像睡了几周几个月,有时他在梦中会看到一些潜意识的画面,他独自一人坐在漆黑的地牢,周围是一个个穿着白大褂的研究人员,亦或是觉得自己像睡在冰柜中一般。但是当他再次醒来,他活动活动僵硬的身体,看到弟弟靠在自己胳膊上或是胸口,心中的不安逐渐消失,---------------河蟹---------------

 

直到05年的一天,维克多眼前温顺的Jimmy在一瞬间消失,在剧烈的头痛中他想起了所有的一切,明白了原来他在谎言和幻觉中已经陷了十几年,还好此时他醒着而且没有被拷着爱德曼合金的锁,他闻到了空气中真正的弟弟的气味,还闻到了浓浓的潮湿的水味。

 

他慌忙逃出了这个囚禁他的地牢,赶在大水淹没之前得以离开。之后他一边修整身体、收拢自己曾经的资金势力一边打听弟弟的消息,还找到了自己曾经待过的另一个已经废弃的备用牢房兼安全屋,本来他想毁掉那里,但是想了想,还是留了下来,以做不时之需。

 

------------------河蟹----------------------------

他曾经把弟弟往死里逼又和他一起对抗死侍,不是因为他们是兄弟,只因他想要弟弟只属于自己。

 

清醒后的维克多知道,哪怕真正的罗根忘记了他对他做的一切,也不会乖乖回到自己身边,他们百年来一直都是异性恋,弟弟从来没有对他露出一点点-----河蟹----的意思。维克多不可能跑到弟弟面前对他说啊Jimmy我是你哥我爱你想和你XX,然后温柔地坚持不懈得追求他到接受为止,那Jimmy不打扁他他都想打死自己。

 

于是维克多选择了最像剑齿虎风格的极端方式,抓住罗根,-----------河蟹---------,就像在幻境中,就像自己的潜意识里Jimmy对自己做的一样,是啊------这才是真正的剑齿虎和金刚狼,痛苦的爱,然后彼此伤害。

 

悲哀的、无望的爱,却因为得不到而痛彻心扉,才是真实的。当弟弟对他大吼“我要杀了你”的时候,维克多甚至毫不犹豫得把脖子凑了上去,罗根说他是个疯子,维克多觉得没错,自己这么多年早就疯了,如果死在弟弟手下,他也不介意。

 

他不知道此刻自己在罗根心里还有没有位置,如果他不爱他,那就让他把自己恨到骨子里,哪怕弟弟有一天杀了他,他也会永远留在他的脑海中,而只要自己活着,就再也不会离开他。

 

“Jimmy,我爱你----”维克多--------河蟹---------绝望而悲凉得述说着沉淀了百年的爱意。罗根已经进入疲惫的自我修复半睡眠状态,维克多知道他永远不会像幻境中对自己做出回应,那曾经让他沉溺其中的原谅和示爱是那么脆弱,如镜中花水中月,终会消失在自己眼前。

 

但是至少眼前的罗根是真实的,维克多居然希望时间在这一刻停止,只因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他听得见弟弟有力的心跳声,就像是在呼唤他一般,呼唤他们冻结在时间中、拥有相同宿体的灵魂,只有在Jimmy身边,维克多才觉得自己还活着。

 

看着那沉睡中难得平静温顺的面容,他还是轻轻得吻上了Jimmy的唇,眼睛发涩,却流不出一滴眼泪。

 

待续

 

-------------------------------------------------------------------------------------------------------------------------------

遵循第一话+ @虎大 的《眷恋之人》的扩充---------恩-----大概算是生产者的良性循环?不管怎样从第一话3月21日到现在,我的角色驾驭能力是变强了。

 

 

 

 

 

 

 

 

 

 

 

 

 

 

 

 

 

 

 

 

 

 


评论
热度(9)
Top

© yisuideshuijingp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