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心头肉,萨杰海上车。悟空谓何不可说,无忧宫前还是我。灵魂伴侣Stucky,墙头还比星辰多。万年冷cp爱好者,日常专注一人乐。热爱一切兄弟骨科,偶尔也吃点百合。

 

【虎狼】绑定专属向哨宇宙8恶魔的低语

文集合

 

维克多和Jimmy逃出家的那夜,他们先是在山上躲了一晚,第二天就翻过山到对面的小镇,维克多拿出他手上所有的钱,凑到了2人往东到下一个大区的马车费---当然,只够坐在马车顶上,而不是里面。

 

而后,他们走走停停,一边填饱肚子一边想办法攒钱,打算继续往东走,比起西边分散的小镇村庄,大片人迹罕至的土地,东南部的魁北克和安大略城镇化程度更高,工场更多,机会更多,生存的方法也更多。

 

在东进期间,维克多和Jimmy经历了二次觉醒,变种的能力显现了出来。不像本来就是力量强化系哨兵的Jimmy,身为向导的维克多原本并不擅长打架,一般他不敢使用精神体战斗,精神丝的使用也还在摸索。二次觉醒极大得加强了他的战斗力,这样即使不使用向导的技能,单凭肉体的力量和自愈力他也可以与强壮的成年人甚至是哨兵一较高低。

 

哨兵敏锐的五感,增强的力量这些都能伪装成身体强壮,维克多的爪子和Jimmy的一样都能收起来,(这是这个宇宙的私设)因此他们装成纯粹擅长打架的普通人并不困难,只有精神体,是无法向常人解释的,因此两人很少把精神体放出来。

 

用东方的说法来解释,具有肉身的生命为阴阳共生,精神体则为纯粹的阴性能量体。强大的精神体可以触碰到阳界的生命,但是大多阳界的生命看不到它们。除了哨兵向导,拥有通灵体质的人和一些未关天眼的孩童也看得见精神体。

 

有些巫师、牧师、神父就是通灵体质,他们和哨兵向导的关系并不融洽,有的巫师曾经为了得到精神体的力量伤到过它们,精神体一旦被重伤,哨兵向导也会遭受巨大打击,甚至死亡。有的牧师觉得哨兵向导是怪物是异端,看待他们就像看恶魔一样。

 

比起维克多,Jimmy还是要单纯得多,才14岁的他还没完成从礼貌又温和的小少爷到街头靠拳头生存混混的转化,而且比起维克多的不相信人类和冷漠,Jimmy还是个善良容易心软的孩子。

 

他们一路东进来到安大略,已经在一个小城待了2个月,Jimmy认识了一些当地的孩子,有时候会找他们玩。维克多叮嘱他万万不可疏忽暴露自己的能力,但这天他们一起爬树,一个孩子没抓稳掉了下去,Jimmy来不及细想,便叫出了wolverine。

 

精神体没有肉身,从高处掉落也摔不着,何况这么点高度对wolverine完全不是问题。灰狼从Jimmy坐着的树顶直接窜下去,顺利叼住那个孩子将其甩到背上然后落地。那个孩子被吓坏了,坐在地上愣了好一会儿才哇得大哭起来,他并没有看到什么救了自己,只听见Jimmy叫了一个奇怪的词,自己就被什么猛兽一样的东西叼住了,然后甩起来被看不见的东西托住,落到地上被放下来。

 

其他孩子看着那个孩子从树上掉下去,下落的方向突然停滞,然后衣服后领被什么抓住了一样,最后平稳得落到了地上。

 

孩子们慌忙从树上爬下来,被救的那个孩子颤抖着对Jimmy道:“詹姆斯,是你做的吗?那---那是什么东西?野兽?它,还在这里吗?为什么我们看不见它?”

 

Jimmy不知道怎么解释,他真的只是本能得想救人而已,但此时所有孩子看他的眼神已经变了,怀疑、恐惧,詹姆斯最后还是没说出什么来,扭头向他和维克多蜗居的小屋跑去。

 

维克多在家做饭,Jimmy气喘呼呼得跑了回来,维克多看他脸色一阵白一阵红,奇怪得道:“Jimmy,怎么了?已经玩够了回来得这么早?”

 

“维克多,Christian从树上摔了下去,我----我用精神体救了他。”Jimmy颤抖得道,已经能料想到维克多的怒火,但维克多却没说什么,只是干脆利落把火灭了,收拾起两人仅有的一点财物,拉起弟弟就要走。

 

Jimmy手足无措得拉住维克多,道:“维克多我们去哪里?我们好不容易在这里安定下来----我只是救了别人不是吗,他们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

 

维克多叹了口气,Jimmy从小在父母和自己的保护中长大,他还太单纯,太容易相信别人,理智告诉他他们应该赶快离开,一旦留下来就是一场赌博,风险还不小。这个小城除了他们没有其他哨兵向导暴露过,没有人知道哨兵向导是什么,正因如此,“未知”带来的恐惧才尤为强烈。

 

但是,不试一次,弟弟一定还是会锲而不舍得想融入人类,想像一个普通人那样生活,还会觉得,他和他们是一样的。

 

反正最不济,以他们现在的能力,也能脱身的,那就赌一赌好了。

 

“好吧,Jimmy,我早就给你讲过哨兵向导一旦暴露能力会遭到怎样的对待,既然你还如此相信人类,那咱们就赌一把,如果我们‘野兽’的能力能被这里的人接受,那我们就留下来,如果他们打算置我们于死地,那我们只能越过边界到美国去。”安大略和魁北克南部的城镇与城镇的距离比西部要近得多,信息流通也快得多,如果在一个地方被下了通杀令,就意味着他们无处可逃,只能离开加拿大。

 

Jimmy点点头,这时,门口传来了脚步声,不是孩子。维克多想了想,还是示意Jimmy先躲起来,让他来应付。很快有人推门走了进来,是本地的牧师和两位治安官。维克多在脚步声响起的时候就快速把包裹塞到了桌子下,跑回锅旁边装作煮饭。三个成年人看着维克多,打量了一番,治安官道:“孩子,你弟弟呢?Chris说他有不可思议的能力?你们到底是从哪来的?”

 

维克多抬起头,对他们道:“阿尔伯塔。我们的父母都死了,所以一路往东走,据说这里更好找活一些。”维克多顿了顿,“先生,我们来到这里后大多数时间在工场干活,我偶尔和其他混混打个架什么的,也只是为了生存,詹姆斯没做什么坏事吧?你们到底来干什么?”

 

“你弟弟被恶魔附身了,维克多。”那个牧师一脸冰冷得道,躲在床下的Jimmy心一沉,维克多反而一阵窃喜,这下,弟弟应该知道人类不可信了吧。

 

维克多装作莫名其妙得道:“不可能,詹姆斯一直那么善良,他伤到谁了吗?”

“现在还没有,但他很危险。你不知道吗?他能操纵普通人看不见的怪物。”

 

“所以,你们想把他怎么样?”

 

“先用圣水尝试净化,如果不能----诸神在上,恶魔必须被毁灭。”

 

维克多差点被这个牧师气笑了,你他妈在一个人至亲旁边说这个人是恶魔还必须被毁灭,是觉得我是会听从上帝的旨意杀了儿子的亚伯拉罕吗?在维克多看来,上帝能要一个人杀掉自己的儿子,那所谓上帝才是恶魔好吧?

 

维克多一瞬间就对这个牧师起了杀心,但还没等他动,Jimmy终于是听不下去了,从床下钻了出来,看着眼前的三人,眼神冷得像冰。维克多从没见过弟弟这样的眼神,和精神丝上散发出强烈的痛苦和失望的气息。

 

那两个治安官看见Jimmy,慌忙从腰间掏出枪,上了樘,指着他。这个举动,压垮了Jimmy最后的那丝犹豫。

 

“wolverine!”伴随着一声只有维克多和Jimmy能听见的狼嚎,两个治安官手里的枪就化成了废铁,维克多愉快得看着弟弟发飙的模样,不过到底Jimmy还是善良了点,没有伸出骨爪,只是靠哨兵强大的近身肉搏能力和wolverine配合打晕了两个治安官,手无寸铁的牧师则被维克多扼住了喉咙。

 

看着那个牧师在自己手下逐渐呼吸急促,维克多笑道:“愚蠢的人类,我弟弟一直是天使,恶魔是我才对。”然后,他没有发出声,用嘴型道:谢谢。

 

谢谢,你让Jimmy可以下定决心离开这个地方,我们可以去美国,那个人口更多,机会更多,黑暗更多的地方。

 

谢谢,你在我的天使心里埋下对人类的不信任,让我有理由说服弟弟不再隐瞒能力去工场干活,而是加入黑道杀戮打拼。

 

这样的事有一次就够了,以后Jimmy再不会随便跑去找人类的小孩玩,再不会毫不犹豫得帮助别人,只有面对我时他不需要隐瞒真实的一面,不需要筑起心墙保护自己。谢谢,是你把天使拉入凡间,让他的心堕入地狱,把他推到我身边。

 

那个牧师被维克多生生扼死,詹姆斯皱了皱眉,却没说什么,维克多笑笑:“Jimmy,即使我不杀他这里也容不下我们了,我们去搞两匹马,翻过边境去美国。”

 

两人敏锐的感知都知道门外没有伏兵,本来就是对付一个最多两个孤儿,大概教会和治安管理会不觉得他们会打得过三个成年人,其中两个还带着枪。

 

“走吧。”Jimmy从桌子下拽出包来,原本他还对人类报有希望,在之前的几个小镇被当地混混围攻时他觉得是因为他们侵犯了对方的领地。二次觉醒后他也杀过人,但那只是为了自保,他并没有因此讨厌人类。因此在这个城市他说服维克多先干点不打架杀人的活,在工场打打工,但是只过了2个月,他的梦就被打破了。

 

Jimmy觉醒后一直觉得自己只是一个“不太一样”的人而已,对于维克多对人类的提防不那么理解,若非亲耳听到亲眼看见,他怎么也没想到人们对于“异类”是如此恐惧,早在欧洲猎巫运动已经结束了半个世纪的年代,在遥远的美洲大陆,自己只是救了另一个孩子,就会被判死刑。

 

或许正像维克多说的那样,他们是野兽,即使披着羊皮想要融入羊群,也只会被他们排斥罢了。或许自己真的不该回避战斗,他是一个哨兵,这个名号诞生于战场,属于每一个有这样能力的战士,何况他还有自己的向导支持他,还有维克多在身边。

 

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他还有维克多,维克多为他构建精神屏障,指引他,保护他,用向导素安抚他。他是值得相信的同类,是可以依靠的兄弟,只有在维克多面前,Jimmy不需要掩饰自己。

 

这样的认知一旦立下,维克多在Jimmy心里的地位更加无法动摇,而且逐渐变质----当一个人把自己所有的信任与依恋,友情亲情还有其他感情都给了另一个人的时候,他也会希望,得到那个人的所有感情。

 

当一个哨兵从贪恋一个向导信息素的味道,到贪恋他所有的味道,最后想要这个向导身上染上自己的味道时,哪怕他们还没有经历过或者不在发情期,没有经历过共鸣,也会本能去追逐那位向导,渴望彼此标记。

 

在美国打拼的日子里,温和的少年逐渐褪下了原本活在大房子里小少爷的那份矜持和善良,学会了抽烟喝酒爆粗口,再也不回避使用自己的拳头。维克多也越来越擅长用精神丝影响控制普通人而不被他们察觉,配合弟弟的能力,两人很快就进入了美国黑道的圈子,在两人最终绑定之前,已经是当地小有名气的一对兄弟搭档、打架好手。

 

维克多虽然有过引导自己的老向导,但是真正能被他看成同类的只有Jimmy,不论是他们相似的变种能力,还是自己是陪伴他长大的兄弟。之前维克多一直觉得是独自待在黑暗中,直到弟弟觉醒,他们一起逃离家,他的小野兽越来越理解他,信任他,依恋他,最终绑定只是一个窗户纸,捅破之后,所有东西都好像那么顺理成章,谁攻谁受也逐渐不是问题。

 

一百一十五年的陪伴,一百一十五年的磨合与平衡,坦诚与协作,战斗与闲暇,发情与交合,暴戾与温柔-----两人的信息素味道已经难分彼此,他们就像两棵盘错生长的参天古树,一旦一边倒塌,另一边也会失去支撑,甚至死亡。

 

人类的无知和生物的本能让他们恐惧哨兵向导,却又窥视这些异能者身体的秘密,想要研究他们、控制他们、得到他们的能力,想要永生。强大的治愈能力是一个礼物,不死的身体也是一个诅咒,百年过去,美国和加拿大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世纪初他们也曾回过一次加拿大,那个他们长大的大宅已经废弃,记得他们的和他们熟悉的、爱过的、恨过人都已作古。

 

但让维克多和Jimmy庆幸的是,他们一直有彼此可以依靠,可以并肩而战。随着时光的洗礼,两人的精神图景中越来越多只有两个人在一起的记忆,就像是大树的营养甚至是根茎,提醒着他们来自何方,让他们感到并不孤独。

 

有一次战斗结束后,维克多捏断想要对弟弟不利的一个人的脖子,开玩笑得对自己的哨兵道:“Jimmy,你是我的,只有我能杀你。”

 

Jimmy笑着回道:“如果你想要,这条命就给你,但我知道我死了你也不会独活。”

 

“bingo!回答正确!”维克多拉过弟弟的脖子,两人交换了一个超过5分钟的深吻,然后分开。维克多道:“我绝不会让你死的,Jimmy,我们会一直活下去,直到世界尽头。”

 

Jimmy道:“我不知道世界尽头是什么样,但我绝不会离开你,哪怕是一起下地狱。”

 

待续

 

-----------------------------------------------------------------------------------------------------------------------

我的几个宇宙里面,兽人虎肉体最强壮,爆发一样的肌肉比电影狼还结实,兽人狼的肉体强度远远比不上兄长,他们没有自愈能力。向导虎在二次觉醒前是所有虎子中最弱的,但最有心机,是混得最好走得最高的,实际上向哨虎狼的牵绊应该是最强的【敲桌】 @虎大 。比起来,主宇宙的虎子最艰难----还在橡皮糖一样慢慢粘着弟弟收服弟弟的心。

 

不过几个宇宙还是很有共通点的就是啦。

 

哎,加拿大19世纪中叶资料稀缺,如有史料错误欢迎指正。

 


评论
热度(12)
Top

© yisuideshuijingp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