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心头肉,萨杰海上车。悟空谓何不可说,无忧宫前还是我。灵魂伴侣Stucky,墙头还比星辰多。万年冷cp爱好者,日常专注一人乐。热爱一切兄弟骨科,偶尔也吃点百合。

 

【虎狼】同居三十题之五:做饭

吃掉!

虎大:

注意,这一题小虐。
其实在写这篇的时候我也很犹豫,毕竟一堆甜饼里混进一块玻璃渣,画风很奇怪啊。想着要不把虐的部分拆出来另写一篇算了。
然后我上QQ问某人,问他甜中带虐能不能接受,他给我的回答是:不虐不虎狼。
好吧,好像有点道理。那我们就虐吧。虎叔,我相信你会原谅我的!!!

    5. 做饭
    又是一个周末的下午,罗根一个人百无聊赖的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劳拉上午出门的时候就告诉他,今天去同学家玩,晚上不回来了。维克托中午开车出门买东西,回来的路上汽车抛锚了,不得已叫了一辆拖车拖回修理厂,他也跟了过去。刚刚打电话过来说还要四个小时,至少天黑才能回来。
    当初刚搬到这里时,劳拉十分认生,整天整天的待在家里。维克托更是整天粘着自己,分开一会都会不高兴半天。所以像这样一个人待在家里几乎一天,罗根还是头一次。
    换台换了一圈又一圈。没有一个想看的节目。罗根索性关掉电视,仰面躺在沙发上。
    也许是太安静了,又或者是昨天睡得太晚。罗根竟是不知不觉睡着了。
    “你不会是一下午都躺在沙发上睡觉吧?”突如其来的声音吵醒了罗根。他睁开眼睛,看见维克托穿着背心,一脸不赞同的看着他。
    “不是说晚上才回来么?”罗根显然还没回过神,脸上带着些许茫然。
    “现在已经八点了,天都黑了。”维克托挑眉。“你不会连晚饭都没吃吧?”
    “我不饿。”罗根咕哝道。他确实不饿,毕竟睡了一下午,会饿才见鬼了。
    “那也要吃饭。你当你还是年轻的时候。身体本来就不好,还不知道爱护。”维克托教育道。
    “有没有人说你越来越婆妈了?”罗根有点好笑。
    不知道当初那个残忍嗜血的维克托知道现在自己这副婆婆妈妈的模样,会是什么感想?
    “你……”维克托眉毛一挑就要说话。
    “我饿了,你去做饭吧。”看到维克托又要开始思想教育,罗根急忙支开他。
    “等我二十分钟。”知道罗根只是不想听他说话,维克托也不拆穿,转身进了厨房。
    罗根在沙发躺了一会,又开始觉得无聊,于是也进了厨房。
    一打开厨房门,他就闻到一股水果被切开后的甜香与蔬菜被煮熟后的清香。原本没什么感觉的肚子瞬间觉得饿了。
    他看见维克托穿着围裙站在灶台前,面前的大锅还煮着什么东西,升腾起阵阵雾气。
    “今天吃什么?”罗根往前凑了凑,想看看锅里煮着什么。
    “水果沙拉,洋葱汤,还有你最喜欢的嫩煎牛排。”维克托回答。
    “不错哦!”罗根吹了一声口哨,心里颇有点期待。
    锅里升腾而起的阵阵雾气模糊了罗根的眼睛。在这模糊的水雾中,维克托的脸几乎看不清。但罗根依然可以看见他眼中的专注与温润。
    罗根微微失神,突然觉得眼前的一幕有些不真实。眼前的这个专注温润的男人真的是当年那个残忍嗜血的维克托么?
    他的手不自觉的摸上维克托的脸。维克托的脸上沾着水雾,摸起来一阵湿滑。
    “怎么了?”维克托疑惑的转头看他。
    “没什么。”罗根的脸上露出一点茫然。“只是觉得你变了很多!”
    维克托笑了笑,拿起汤勺舀了一勺汤,尝了尝味道。
    “我从来都没变过。直到今日,我依然认为我是一只野兽,杀戮与血腥才是我本来的面目。只是如果手持锁链的人是你的话,那我情愿在我这颈上套上这枷锁。”
    罗根恍然,良久之后,他的脸上露出一点微笑。
    “突然觉得我挺幸运的。”在这世上有一个人,为你付出所有,这样爱你,真是幸运。
***********************************
想看甜文的到这里就可以停了,下面开始虐。
***********************************

    “幸运?真不知道你这种容易心软的性格到底像谁?”维克托转头看着罗根。
    “你会失去自愈能力,全是因为我逼着你植入了艾德曼合金。换句话说,你之所以会沦落到今天这种落魄的地步,都是因为我。”
    “幸运?成为我的兄弟大概才是你这辈子最大的不幸。”
    维克托语气淡然,但灰绿色的瞳孔却是微微颤动。
    然而罗根却从灰绿色的瞳孔深处看到这个看似坚强的男人所掩藏的情绪。
    那是恐惧!
    “你在害怕什么?”罗根把手搭在维克托的肩膀上,却感到他皮肤下的肌肉僵硬得像块石头。
    “我害怕你离开。”维克托叹息着坦白道。“我相信你是爱我的,也相信你不会离开我。但我无法克制这份恐惧。”
    “我对我的弟弟犯下了深重的罪孽,这是我用尽余生都无法洗清的。”
    “我至今仍不后悔逼着你接受实验。但我没有想到副作用会怎么强。我亲手将我的兄弟送上了绝路。”
    “若是有朝一日你要离开我,我该用什么理由挽留你?我又有什么立场留住你?”
    “吉米,你爱我吗?”
    这一刻,即便是维克托自己也忍不住唾弃自己的卑鄙。明明知道罗根必然会给出肯定的回答,他还是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的询问他。
    因为只有听到罗根肯定的回答,他才能撑起心里沉重的负罪感,他才能催眠自己罗根需要他。他才能厚颜无耻的继续赖在罗根的身边。
    “还记得你带我出逃的那一夜么?”罗根却没有直接回答维克托的问题,他低声说道:“我们藏在山上的岩洞里。我刚刚觉醒能力,发烧,说胡话,向你要水喝。但整个山上都是找我们的人,你没有办法,放血给我喝。你以为我烧糊涂,不记得了,但我记得清清楚楚。”
    “从那一刻起,我就决定了:我眼前的这个男人,哪怕有一天他要我的性命,我也可以给他!”
    “哪怕你后来对我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我曾悲伤过,我曾愤怒过,甚至起过杀意。但我不恨你。”罗根看着维克托,惆怅道:“我的命早就是你的了。只是我无法接受你伤害我身边的人。”
    “我不会说‘我原谅你了’,因为我从未恨过你。”罗根抱住他的兄弟,在他耳边低语。“这个世界上能原谅你的只有你自己。”
    灰绿色的瞳孔猛然收缩,温热的泪水从中溢流而出,顺着脸颊流淌。但他却茫然不觉。
    直到温热的水珠打湿了他的衣服,他才惊觉自己竟是哭了。
    “对不起,吉米。”维克托哽咽着说道。“真的对不起。”
    这个放荡不羁坚强无畏的男人,此刻竟脆弱的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他缩在弟弟的怀里,默然无语,任由一滴滴泪水打湿彼此的衣服。

评论
热度(13)
  1. yisuideshuijingping虎大 转载了此文字
    吃掉!
Top

© yisuideshuijingp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