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心头肉,东西拆墙车。悟空谓何不可说,无忧宫前还是我。灵魂伴侣Stucky,墙头还比星辰多。万年冷cp爱好者,日常专注一人乐。热爱一切兄弟骨科,偶尔也吃点百合。

 

【虎狼】绑定专属--5人性

主向哨,融合变种人设定,私设很多。剧情又卡了----转而描写人性【摊手】


文集合

 -----------------------------------------------------------------------------

人类到底可以多么残忍、无知、懦弱,将凡是与自己不同的生物都当成怪物对待?维克多和罗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

 

两人童年生活的那个小镇,除了维克多,还有一位老向导。就是那位老向导,传授了维克多关于哨兵向导的基础知识,引导他认识他们这些其他人眼中的异类,也无数次对他强调,非到万不得已,不要让普通人看到他的能力。

 

那位整日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有时拿乞丐身份当掩护的向导,拉开自己的衣服,让维克多看他胳膊上严重的烧伤疤痕:

 

“百年来,太多的哨兵和向导被当做异端杀死,侥幸活下来的人隐姓埋名,苟延残喘。女性向导的觉醒率要高于男性,女巫的帽子一旦被扣上,人便被判处了死刑。”

 

“维克多,你从小在那些社会残渣中混迹,应该懂得社会有多么无情,但若非亲眼所见,你永远不会理解人类有多么愚蠢。他们认为巫师把灵魂交给魔鬼撒旦,因此,巫师的体重一定比常人轻。于是,那些展露出超常记忆力、精神力,五感,能操纵动物精神体的向导和哨兵,被绑上手脚,放到水中,上浮者为巫师,下沉者无罪。或是被剥光衣服,剃掉头发,绑起来用干柴燃烧,自行让火焰熄灭者为巫师,化为灰烬者无罪。

 

“对付异端,人类有各类奇怪的刑具和审判方式,还有一种巨大的天平,如果被控告的人超过审讯官择定的体重标准,那么此人就是巫师。荒唐的是,这个择定的标准有时仅是一本《圣经》的重量。

 

“所以----永远不要相信人类,不要轻易暴露自己的能力。如果你在斗殴中输掉,也许只是被骂一顿,揍一顿,即使被那些垃圾逼着吃屎,也比被定为‘异类’要安全得多。”

 

后来,在维克多带着年幼的弟弟逃出家门,在两人为了生存挣扎在社会边缘的黑色地带时,原本温和善良的Jimmy看了太多世间冷暖,慢慢学会了抽烟喝酒爆粗口,慢慢不再畏惧打架,慢慢接受了,人性中普遍存在的,纯粹的恶意。

 

那种只是因为看对方不顺眼就把对方揍一顿的小混混,和那些贵族小少爷不屑得看着流浪的两兄弟并鄙夷得吐一口唾沫,他们的眼神,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

 

Jimmy曾经相信过人性本善,后来他逐渐放弃了这样的观点,但比起讨厌人类的维克多只看到人性的恶,Jimmy还是相信,人性中,暴力和善意同在,他不再低估人性的恶,也没有抹杀原本的自己。

 

但是Jimmy觉醒后,这份深植于心的“恶”逐渐浮了出来,那渴望蹂躏其他生命,将其踩在脚下,以其他人痛苦为养分的想法,是与年龄无关,与地位无关,是哪怕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也无法泯灭的暴戾和兽性。又如生物受到威胁时本能消灭敌对者的现象,在母体内残杀最终留下最强一只的锥齿鲨,感到新生的弟弟会对自己产生威胁其摔死的姐姐,单纯的少年也能把天堂变成地狱。

 

其实,以恶对人要比以善对人要容易多了。如流水般的琐碎,也能将人心捅得千疮百孔,本来是玩笑的话语,也会招来疯狂的报复。黑色世界中,以怨报德是家常便饭,真心待人,往往会死得很惨。

 

在经历了无数算计和靠近死亡的危险后,维克多再也不相信良知,他算不上邪恶,但绝不善良。他把唯一的爱和所有的感情都给了自己的弟弟,面对其他人,不论是哨兵向导还是普通人,他都将之视为草芥。他的属下都觉得他聪明又精于计谋,但冷血又残忍,只有Jimmy知道他们百年来多么费力得隐藏自己的能力,多年努力得在他人恐惧仇恨的眼光中活下去,如果不让心变得冷漠,又如何面对漫长时光中那么多的恶意。

 

Jimmy进过无数次维克多的精神图景,那里有一小片荒芜的不毛之地,有一道散发着不安定气息的深渊,但大多数地方,都那么生机勃勃,充满了他们在一起的点滴记忆。那些不可缺少的生命微粒,滋润着维克多的心,这也是他的秘密,只有Jimmy知道。他知道维克多也是渴望爱的,他们无法选择自己的父母爱不爱自己,无法选择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像“正常人”一样,但他们可以选择彼此,他们原本一无所有,只有在一起时,不会迷茫和孤独。

 

有的人战斗是为了荣誉,有的人自诩听到了“神”的指引,有的人是为了他们心中的正义。Jimmy也有自己道德的底线,但他从一开始的努力回避杀戮到陪伴在维克多身边挥动利爪,只因为他要保护维克多,保护他的向导。

 

仇恨让他觉醒,但不会让他快乐。刚杀掉生父的那段时间,他无数次在梦中见到那个本没有资格让他称为父亲的男人,听到他在死前轻轻叫他“儿子”,闻到萦绕在身边无法散去的对方血的味道,然后从梦中惊醒。

 

那段时间,Jimmy害怕自己的能力,害怕自己的精神体,后悔又自责,直到一次他们被一群混混围住,心境不稳的Jimmy可以不在乎自己挨两拳头,但是他无法忍受对方用体能和人数优势把作为主要报复对象的维克多围起来,按在地上往死里揍。那时的维克多很少敢使用精神体,精神丝控制普通人的能力也还在摸索,而且没有觉醒变种的虎爪能力和自愈能力。

 

当维克多血的味道萦绕在空气中时,Jimmy的愤怒瞬间压过了所有的迟疑。

 

Jimmy不喜欢欺负别人,但也绝不会喜欢被人欺负。是他向维克多承诺过自己要坚强起来,承诺他们会保护彼此。温柔是他的弱点,杀戮和仇恨让他恐惧,无法让他下定决心对暴力还以暴力。但是守护的心和对维克多的重视和爱足以让他不再犹豫,让他有战斗的欲望,让他能不恐惧自己的心兽,因为他需要维克多,维克多也需要他。

 

那一天,两人在哨兵向导的初始能力---使用精神体和敏锐的五感之外,二次觉醒了隐性的变种基因,包括使用骨爪、指甲和快速恢复。

 

最后,两人靠着利爪打死打伤了围攻他们的人,打伤的人在被敲晕后也被维克多用精神丝做了手脚,让他们记不清这天发生的事。

 

这之后,Jimmy再也不会只由维克多保护他,他只是不喜欢杀戮,但绝不懦弱。他是一个天生的强哨兵,在岁月和无数战斗的洗礼下,他逐渐成为让维克多放心托付后背的存在。

 

Jimmy比任何人都了解维克多,他知道是怎样残酷的环境和经历造就了维克多这样残忍又矛盾的性格,从而激发出他强大的兽性。作为他的哨兵,Jimmy只能包容他、理解他、信任他、安抚他,刻意与其他人保持着距离,这样对他们,对其他人来说都安全,也省心。

 

Jimmy比维克多要不擅长隐忍,不擅长伪装自己的感情,他当然要优先考虑保护自己和维克多,但Jimmy还是比维克多更容易相信人类,这也是人性中矛盾的一面,即使被伤害多少次,还是想要接近其他人。

 

即使是多么讨厌人类的维克多,也依然有一颗人类的心-------在他用厚厚的血腥和杀戮筑起的墙壁背后,依然存在着对弟弟的爱护之情,互相扶持一起活着的执念,还有,混杂着亲情、性、哨兵向导依存牵绊的,固执而唯一的爱情。

 

待续



其实我给向哨最终绑定加了他那么多苛刻的条件是因为觉得abo太对o不利了(喂

 

 


评论
热度(9)
Top

© yisuideshuijingping | Powered by LOFTER